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二)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二)

拜登的刺激经济法案在众议院强行通过了,但是依然有两个本党议员与全体共和党众议员投了反对票。目前方案来到了参议院,可以预料博弈更加激烈,因为在参议院民主党从人数上没有众议院那样明显优势了,最终出现什么样的妥协结果,还需要等待。

 

拜登的刺激(救济)经济法案两党有很多引起一方争议或坚持的内容,资金规模是第一争议点,其次是内容与投向。其中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是与我们系列文章中探讨的贫富差距解决方案直接有关的。拜登提出的是把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到15美元/小时,而共和党回应则是10美元小/时。

 

值得指出的是,最低工资标准这件事是民主党提出的,共和党从未提出过,这次是一个被动性回应。其次美国不同州或地区最低工资标准是不一致的,非官方统计平均是7.5美元小/时,但是像洛杉矶和华盛顿特区这样地方实际上已经接近或达到了拜登提出的最低标准,而有些行业则是大大超出了这一标准,比如科技业和金融业等等。所以现有不同地区和不同行业的最低工资标准本身就是一个贫富差距例子。这也是民主党内建制派接下来战斗或博弈的主战场。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解决贫富差距比较相对容易的手段或措施。

 

但是民主党激进派比如桑德斯、沃伦、AOC等议员,他们主张比提高最低工资走得远。桑德斯提出每年给全体美国人发一万美元,以及免除当下所有学生贷款的还款等等。沃伦、AOC她们则是税收派。我们将在另外篇章去讨论民主党内激进派各类方案和主张。

 

共和党反对大幅提高最低工资,他们认为这样无疑加大了企业的运营成本,并且通过统计数据说明,中小企业尤其传统行业中小企业,根本不能承受这样成本支出,本来美国企业人力成本就高,缺乏全球竞争力,所以才造成了产业外移,造成了一轮轮就业困境出现,所以共和党更加主张美国制造业回归美国,反全球化,再提美国第一的口号,而且指责民主党偏袒科技型企业,因为科技企业普遍工资高,并且税收低,所以共和党一直主张调动企业家积极性,降低企业税率,让企业家更多招募工人,以有就业为主,而不是以有更高收入为第一位目标。这是两党理念上非常不同之处。

 

民主党提倡公平下的幸福,共和党强调基本保障下的竞争。两党主张都有支持者,而中间者会发现难以支持某一个方面主张原因是,都有明显不完善的地方,但中和或中庸其实更难实现。随着两党轮流执政不断地博弈后政策也许才是可能比较好结果。还有背景不得不说的,美国经济的周期性非常强,在周期不同阶段,也会出现有时觉得民主党方案不错,有的时候觉得共和党方案不错情况。这是美国的特殊之处。

 

另外就是两党在自己主政的时候,都会采取一些倾向性或称之为搭便车“私利”投向问题,这次共和党指出拜登方案太大,其中一些项目是投向民主党主政的州,以及一些“金主”领域,这是两党长期以来博弈点,有一套彼此竞争或批评游戏规则。比如共和党就说,特朗普救济法案中钱还没有用光,拜登完全可以继续使用(这里还有双层目的),规模可以做小,但是弱势群体补助资金,可以一次性放大到1万美元(拜登方案是1400美元),因为现在美国有一千多万人,因为付不起短期房费和水电费可能马上被赶出家门。共和党不反对一次大额性补助,而反对长期“补助”比如,医保和最低工资提高。由于两党根据自己理念的竞争的时候,都呈现一定程度排他性,在方案提出时都照顾原教旨的支持者,因此必定故意忽略一些实际情况,那么这一恰恰给了媒体、中立学者和中间选民选择与批评空间。但最终贫富差距方案,一定是两党博弈结果,而不会是两党以外人士出来方案,这是美国的规律。

 

明天我们将讨论一下为什么拜登提出最低工资这个建制派方案,是在一个什么背景下,他寻找这样一个突破点来作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