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四)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四)

贝索斯辞任亚马逊CEO后,人们根据他的公司内部留言所说的投身新的行业,大多猜测他将从事太空事业,这种联想属于条件反射性的,似乎也能找到根据,因为他名下处理三个基金中。其中“蓝色资源”就是太空基金,并且人们潜意识中也有希望他与马斯克一样,在太空事业有所作为。毕竟亚马逊和贝索斯还是有着科技类公司的外衣的。但是为什么都不会猜测他去做另外两个他名下的基金,即一个是地球基金(环保方面),另一个是DAY ONE(救助无家可归者)作为他接下来主要的事业呢,说明人们还是按照某种约定俗成的对人对事来看待贝索斯选择。我认为贝索斯之所以是贝索斯,他一定不是按照常规选择成为今天的,那么他的明天也会是如此的。

 

贝索斯是在超级富豪中唯一没有表明过,他的财富最终去向的,而比尔盖茨和巴菲特都表明了自己财富捐赠意向。那么在前妻捐出巨额资金后,他不会无动于衷的,那么他是否采取与其他富豪一样方式去做简单捐赠,显然不会,那就不是贝索斯了,而是最大可能利用现在基金(之后也许还会有新的基金),去实践或创立一个系统,以他的方式和理解去实践属于他的贫富差距解决方案。我的另一个理由是,他的亚马逊物流系统,已经是全球最好商业物流系统,这一系统理念,很可能他会复制到他的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上,这次美国疫苗配送过程中,亚马逊物流就显示出了(也是亚马逊主动参与的公益项目)高效和快捷特点。简单地说,贝索斯所代表近三十年的科技精英们,不会对美国这次贫富差距的解决问题上束手旁观,或者按照传统富人比如洛克菲勒模式,去参与这次社会治理,而是带有他们的“科技特色”方案。也必然参与科技精英们之间或与社会其他方面之间方案博弈。但是要提醒的是,贝索斯们一定是行在前议在后,因为他们手中就有资源,经得起折腾。他们逻辑更多是,直接捐出去太过容易,不如捐一部分,更多是拿出这些钱去建立一个自己有直接参与感的社会体系。并且可持续性,即抱有一定商业性(竞争为主)的尝试。接下来十年我们会看到这样实验或方案不断地在科技精英们手中出现。短期而言,马斯克参与其中概率不高,因为他的事业还在爬坡,事业稳定性还不能贝索斯相提并论,相信当稳定时候,他也会参与其中的社会实践。

 

最近FACEBOOK、苹果等百家科技企业在纽约时报登载他们的“梦想家”计划的广告,这一计划的内容是针对培养“数千名少年梦想家”的,这些梦想家条件,主要针对目前还不是美国籍的学生,未来可以成为美国人“精英培养计划”。其中反映出诸多当下的焦点问题,即一个是移民、另一个是潜在的还含有针对“科技外劳”签证博弈。更大方面则是,关于美国梦这些年其定义,也发生了不同认知和动摇现实,这一计划就是再造原有美国梦实现通路,即一个少年移民,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最终在美国成为社会精英故事。另一个方面则是让穷人看到希望之窗,而不是到处是天花板。科技精英们已经意识到了这种“定义”信任度风险性,即越来越多人开始怀疑还有美国梦吗?

 

科技企业联手当然不单纯,有公关和博弈成分,我们必须把一些背景也要放在里面去讨论,一个是他们正在面临着反垄断诉讼之中,另一个是两个事件在考验他们社会态度,也是给予他们“从良”机会。一个去年黑人被警察枪杀事件,科技公司应对推出了增加少数族裔高管和招聘员工比例调整计划。新冠疫情给他们治理假信息机会,减低社会指责。

 

那么随着疫情的渐弱,社会经济恢复,原有贫富差距议题再次成为社会主要话题,那么科技公司必然不能袖手旁观,一定会以他们的方式去参与这个社会大实验。昨天有关解决贫富差距议题,已经从局部政界人士中开始再次提起(原来预计是下半年),说明问题挥之不去,绕不开。另一个也说明疫情在美国在逐步渐弱。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