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六)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六)

拜登总统的1.9万亿经济救助计划上周六在马拉松式参议院博弈中,以50票对49票通过,有观点认为如果共和党那位因为家里事情不能参加投票(美国独有特色)投了票那么就会是势均力敌,但是忘了作为副总统哈里斯在议事规则中,可以投下那更为关键一票,因此被参议院修正过的众议院提案,简单多数通过其实是没有悬念的。

 

明显在诸多细节有妥协救助计划,将回到众议院继续表决,佩洛西不会是很高兴的,而拜登对妥协是有准备的。此次议案最大牺牲部分是桑德斯参议员发起的最低工资部分,拜登当时提出也是顾及本党内部不同主张,这部分没有通过,拜登是可以接受的。桑德斯则在表决未通过时表达,壮志未酬,继续再战坚韧之心,但是他的年龄恐怕使得他的主张的实现带来难度,继任者最大可能是沃伦参议员。

 

关于最低工资作为解决贫富差距方案的这部分,我们在这个系列第二期中专门讨论过。这次桑德斯失利,美国媒体总结大多指向民主党内部分裂,因为在共和党全部投反对票情况下,有八位民主党参议员也投了反对票。其实这种“分裂”在民主党竞选本届总统候选人时候就存在了。拜登作为第一候选,第二则是桑德斯,第三是沃伦其实已经就很明显了。而最年轻众议员AOC,作为民主党人,也是支持桑德斯和沃伦的,在拜登登位后,AOC也在不断地提醒拜登,之前对党内各方承诺内容兑现问题。因此民主党不同派别在社会“贫富差距”治理上,不同意见或主张是一个老问题,而不是一个新问题。

 

其实在贫富差距的治理上党派之争因意识形态方面虽然是比较激烈的,但是更为决定性则不是两党博弈,而是政府或政党“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与社会之间博弈。共和党投反对票可以简单理解为(也是我们之前第二期讨论)企业与就业理念,但是那八位民主党人投了反对票。恐怕不是一个意识形态问题,而是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他们所在州,经济和企业现实情况所决定,他们投票选择。这些反对参议员必须站在他们那里民意一方进行博弈。博弈一般包含着斗争(反对或支持)和妥协(内部妥协或外部妥协)。这八位民主党人显然选择了反对和外部妥协。从此次事件可以看出,桑德斯失利说明美国贫富差距解决方案博弈,最终还是取决于民意的支持度,党派因素并不突出。

 

这次桑德斯失利,虽然他说还要继续努力最低工资的问题,但是短期应该可能性不大了,因为此事已经结案。但是也会造成另一个目标更大推动力,就是超级富豪税立案推动之行。即一个整体社会财富平衡竞赛中,去掉一个最低分不成,那么就要去掉一个最高分。

 

至于说AOC在引述丹麦最低工资比美国所提出7.2美元/小时高更多(AOC提供是丹麦麦当劳时薪22美元/小时),被福克斯电视台指正为丹麦根本没有最低工资这个官方概念,其实这个“错误”不是造成方案通不过原因。互相指正是一个还原真相或澄清正确知识和概念最有效社会运行方式。福克斯目的在于分化民主党内部,而不是讨论问题。

 

年迈的被称呼“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参议员,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也面临着继续留任考验,他的壮志未酬还有每个中下层美国人每年发放一万美元、免除现有学生所有贷款和利息等方案。关于发放一万美元,由于太梦幻没有人去和他讨论,而免除学生贷款方案,共和党基本没有回应,而是本党的拜登认为,像哈佛一类学生应该不在这个方案内。但奥巴马他就不会这么说,因为他的学生贷款还完是在他当了律师以后若干年之后。

 

当人们问桑德斯这些免除或发放钱来自何方,桑德斯指向比沃伦还清晰,就是华尔街。明天我们讨论一下,贫富差距与去金融化之间诸多问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