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九)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九)

明天将是这组系列讨论的终结篇。

 

北京时间今天清晨美国众议院通过拜登政府1.9万亿经济救援计划(法案),共和党众议员全部投了反对票。众议长佩洛西说:这是我国历史上的重要一天,因为我们已经通过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相应的和具有变革性的立法。白宫表示,拜登总统将于周五(美东时间)签署该法案成为法律。CNN评论则说,救助计划标志着美国反贫困斗争的转变。

 

共和党集体反对两个具体指向是,一是向州政府的资金救助(基本流向民主党执政的),认为这是狂妄的私利表现,二是加税最终会回落到中产阶级头上(反对任何形式的加税是共和党基本理念)。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2022年中期议会选举,必须现在就做抵消民主党任何“连胜进球波”。

 

当然共和党无论是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议员,也都是选择性攻击经济救援计划的内容,而宏观方面只攻击总规模太大。但其中涉及比如投资农村医疗、儿童救援抵税、住房补助等等方面并不发声。总体而言共和党觉得比预期的要好,因为狙击成功了“最低工资”,拜登和民主党内建制派因为1.9万亿规模,也找到庆贺放鞭炮的理由。唯一失落是桑德斯参议员。

 

 

关于美国政府这条线,是不是在贫富差距解决方面一直充满着党派斗争。其实也不然,更多是近十年的事情。政府官员也是关心贫富差距的问题,比如卡特总统下野后。利用自己一技之长,亲自给黑人社区的家庭,就做过很多的家具,就是比较典型一例。但制度层面也做过尝试,那就是从老布什总统开始的,美国大众住房计划,因为那时候已经发现了,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解决的私人拥有汽车普及后,过了五十年发现普通人来到了一个住房成为问题时代,那时收入之差并不像现在那么明显,经济也还没有金融化。这个住房计划后来为了在融资上有所突破,成立房利美和房地美“俗称两房”,与此同时美国金融衍生品进入了强劲地导入期。

 

克林顿延续了老布什的这一计划(这是很少人提到的),同时他又鼓励了美国经济内容增加了高科技,但并没有主张制造业回归,到了小布什这一计划在成分金融化(滥用)后,造成次贷危机。所以之后的总结次贷危机的发生,两党之间没有出现互相指责,而是把替罪羊放在了华尔街冒险上,当真要清算华尔街,比如20119月占领华尔街时,反而最终被压制下去了(当时纽约市长是布隆伯格)。因为两党主流都离不开华尔街。

 

到了奥巴马政府住房问题已经不能碰了,那么只能去做另一个与普通百姓有关医疗保障了,但是到了特朗普政府就在扭转奥巴马政府这一遗产,因为按照中立观点认为,奥巴马医疗方案有过火之处,民主党本党的人是说有漏洞。但是特朗普政府就不分青海皂白了,就是由于特朗普这种作风风格,两党之争也就开始不温和了。拜登上台后奥巴马医疗方案恢复并没有放在第一波上,就是拜登也认为奥巴马当时方案有些激进,另外目前还有更多更要紧事情去做。

 

 

拜登从政治角度而言,他是幸运的,有特朗普新冠疫情没有做好的事情有他来做,并且对于职业政客而言,这事情难度不大。其二经济困难只有救援一条路,不是属于经济增长乏力需要变革或创新。当然反过来也可以说,疫情之前美国僵化局面需要特朗普这样人去打破平衡,目前是需要重整河山,而不是破坏性重构,因此需要拜登这样老政客而做稳定之事。但是解决贫富差距问题是需要,体制上“破”的,因此拜登政府完成可能性非常小。经济救援方面,就够他忙活两年的,如果明年中期选举在参议院和众议院还能保持现在局面,那么他在后两年有所作为,如果不是这样(特朗普们在磨刀霍霍),那么他就是一个如同特朗普一样,属于美国历史阶段性需求的人物。贫富差距从制度上建立或创立应该是另有他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