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十)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十)

美联储周四公布的报告显示,第四季度家庭净资产增长6.9万亿美元,至130.2万亿美元,增幅5.6%。家庭债务合年率增长6.5%,为13年来最快增速。创纪录低点的抵押贷款利率吸引了首次置业者和寻求扩大居住空间的买家。衡量美国20座城市房价的指数在去年12月同比上涨逾10%。这一数据如果结合近十年美国储蓄率上升情况,能够进一步解读出美国贫富差距很多有意义的细节。由此再扩大到更广阔美国宏观面,表明社会变革在悄然到来,也可以说在未来十年美国很难有精力去顾及全世界。

 

我自己在观察美国的情况,一般一段时间有一个主题,比如之前的大选,和已经跟踪了三年之久贫富差距的社会大讨论。其次是连续动态跟踪信息、第三不做好坏评论,不站队,不背书、不期望,而是关注各方博弈态势、背后的理念与逻辑。重视社会特情(独有的)。

 

有主题就容易聚焦,有的放矢,容易系统性积累相关知识与案例。比如大选知识、贫富差距相关统计知识等等。连续跟踪信息,动态了解社会进程,不容易出现“固化认识”,比如“美国人不爱存钱”这是一个长久以来认识,但是如果你是连续跟踪经济数据,那么其实2008年以来美国储蓄率是持续上升的。

 

另一个例子,美国在中东是为石油而战的,但是如果你是连续跟踪美国石油进口国别情况,那么美国实际上已经有十年以上历史,从中东进口石油在下降,而不是上升,并且这几年美国石油已经在出口,当然与此同时你又关心了,这十年美国页岩气发展,那么你的判断和预测,就不会被曾经那句话,当成一百年都可以不变化的认识。

 

在分析中从人性角度最难的是,不期望、不渴望或不幸灾乐祸。尤其对待美国这样的国家,中立观察,不站队,门槛很高。中立是否就是客观,不是的,所有态度和分析都是主观的。是不是客观是由两个外在因素决定,而不是主观说的或认定的。两个外在因素,一个人为评价,一个是所说事情是否兑现。一般分析者比较容易受到,人的评价的影响,其实最终决定还是你所说的事情,最终是否兑现,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它是真正的客观,最不容易埋没你、最不可能误解你的东西。也是能够改变他人的评价的东西。

 

比如这次我们关注美国贫富差距社会大博弈。可以从历史社会保障进程角度,从英国在工业化初期作为当时最大经济体做出了第一份社会保障法律的贡献来看看,美国作为现在信息化时代最大经济体在贫富差距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时,是否能够做出历史性新的社会保障制度,我们不是盼望或者期望美国能够做出这个历史贡献,而是作为观察它是否继续保持强大软实力(也是硬实力一部分)的一个分水岭,拿出来是一个认识,拿不出来也是一个认识。因为这不是一个我们主观或者是希望就能实现的。

 

由于目前美国社会结构与当时英国社会差别是在复杂性方面,而商业达尔文主义则是一个的没有变化。当时英国皇室可以大权在握,去做“社会良心”之事。目前美国已经没有这样的超级力量,去强制性做道德制高点的事情,目前一切都遵循着博弈社会游戏。也就是说,除非美国再次出现强人,冲破所有的阻力,去建立新的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社会保障制度,否则博弈会使得现在社会大讨论,从时间角度来说,不会短期能够出来新的社会保障制度。

 

从民主党桑德斯、沃伦和AOC在贫富差距方面表现来看,似乎给人感觉这种新的社会保障体系,只有民主党能够搞成,共和党都是为富人说话的印象。但是历史经验不是这样的,左派呼吁事情最终有可能是右派搞成,尤其历史性的事件。但是这一右派一定不是普通的右派,而是有历史性担当的右派。我们看看美国这次是不是这样。



推荐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