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中美18日会谈问题清单

中美18日会谈问题清单

1、 地点选择

 

为什么美方选择在阿拉斯加,而不是华盛顿或纽约等地。是什么习惯或是什么现实考虑,美方的意图、目的或意味着是什么?

 

20206月蓬佩奥与杨洁篪会谈选择夏威夷有何异同?

 

美国先于中方若小时公布会谈及会谈地点。美方国务卿本周在日本和韩国访问,为什么没有选择顺道访问中国,而是选择在美国并且时间是在本周晚些时间。中方是否邀请过美方来华进行高级会晤,还是这次双方觉得在美国会谈更合适,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在美方公布出会谈信息后,中方并没有直接回答是否成行,而是说一些会谈具体内容还在协调。是否有些内容存在着最后一刻影响行程的。

 

中方在地点上和会谈内容上的接受,是怎样考察考虑的,背后原因和逻辑是什么?

 

2、 会谈性质判别

 

正式会谈或非正式会谈判别

 

要素:双方是否有会谈公告或会谈纪要

      双方是否有共同参加的记者会

双方披露这次会谈最终结果方式和内容各自是怎样

 

   为什么这次是2+2会谈,为什么不同于上次蓬佩奥与杨洁篪那次是1+1会谈。美方是如何考虑的。

 

   中方这次为什么赴会的可能考虑是什么,或者说目的或目标是什么?

 

 

3、 双方希望与对方讨论问题清单

 

可以之前模拟出双方可能与对方希望讨论内容

 

根据之前已经获知的具体问题上的立场,去预计在问题上清单上,哪些问题可能出现分歧与争论,哪些问题属于各自表达立场,而不争论,也不讨论。哪些可能是需要讨论,并且有着引申到下一个阶段,继续沟通问题或者潜在扩大为合作点。

 

4、 外围信息

 

亚洲日本、韩国美国国务卿和防长访问的讲话内容,以及最近美方透露在2月份与朝鲜试图接触信息,结合接下来美国防长继续单独去印度访问,并且把中美会谈在放在一起,列出新的一组问题单,加以思考与审视。

 

5、 设计问题单

 

 

基本理念:中立立场,不直接评判谁对谁错,而是分析与预判,双方为什么这么做、背后逻辑、想法和目的是什么。

 

博弈时可能的出牌方式或手段。在博弈时,判别此轮是合作型博弈还是零和游戏。以及是直接博弈,还是在第三方问题上角力。

 

基本方法:

 

信息时间法则:

 

现有信息、历史信息和未来信息。

 

所谓现有信息,就是目前能够得到与会谈有关的直接信息和外围信息

所谓历史信息,就是以往同类会谈的信息。

所谓未来信息,就是指会谈实际发生的时候的所有信息。

 

预判都是根据现有信息和历史信息做出的,然后由未来信息作为预判是否正确与

否的印证或修订谬误根据。

 

修订谬误一般从两个维度去检查之前的判断,一个信息(信息源)角度,另一个是从理念(也是方法,也是价值取向)

 

 

利益法则:

 

 

国家利益的两部分:一个政治意志(制度理念、疆土理念)和一个经济意志(扩大与限制)

 

 

出题与做题法则:

 

每次博弈都存在着一方出题(主导),由另一方来做题。

 

做题方也可以反问,目的是为了让双方力量上形成对称性。

 

这次出题方,也许是下次的做题方,经常身份会互换的。

 

存在着一段时间,一方持续扮演出题者,而另一方被动做题的情况。

   

    出题者和做题者只能代表主动性,并不意味着最终博弈胜负归属或阶段性是否获得利益。主要看在博弈过程中谁不犯错

    误或谁少犯错误,利用所有可以利用资源,去等待获胜的机会。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