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拜登的基建雄心(二)

拜登的基建雄心(二)

 任何国家基础建设的雄心计划,都绕不开一个如何筹措巨额建设资金的问题。特朗普如果在任,作为共和党人和商人出身的他,会有一套带有党派特色(即经济理念),又带有本人特质(商业策略)集资方式,比如BOT、优惠政策让跨国公司回归等等方式。在这里不再进行详细讨论。我们将在美国国会就拜登基建计划两党可能博弈点,用单独一文去讨论。

 

拜登的筹资一定带有双重特色,一个是民主党特色,另一个是建制派的特色。民主党最大特色就是税收方面。建制派的特色就是合作型博弈。

 

税收方面,我们不按照常规顺序去讨论,首先我们讨论美国关税,很可能不是去降低,而是在现有基础上不变或调高。因为我们知道关税的收入进入国家账本的,这次拜登计划是由国家主导,资金一是巨额的,二是主要来自国家(启动部分)。并且这是一个阻挡或者欢迎外来者投入美国基本建设可以玩弄一张牌。所以我们就更能明白美国贸易代表这两天关于关税讲话背后东西是什么了。他们是根据新形势综合考虑的说出的话。话不新,背景则比以前复杂的多。

 

企业税率增加。从特朗普政府已经降到21%水平,拜登政府可能提升到25%28%者两个档次。具体到哪个水平,视两党之后博弈情况而定。

 

富人税。目前两党争议主要在范围(收入),而不是要不要。我们之前在贫富差距系列文章中讨论其中问题。不再这里详细讨论了。

 

跨国公司税,目前有这样提议。共和党的思路是强制让跨国公司回归,民主党是支持全球化的(目前重新定义全球化的内容),因此采取征收海外税方式。但是这一税种存有不确定性。

 

由于基础建设离不开公路,因此民主党内部有人提议征收燃油税或里程数集资,但是比较摇摆,因为这是向中产阶级开刀,不太符合民主党理念。近日美国交通部长在这一问题上表态,不稳定比较飘忽。个人看法是,这一税种是否建立,与其他税种进展有关(含资金量)。

 

华尔街税(金融税或交易税)。这是民主党内部左翼一直诉求。拜登立场比较暧昧,也存在将其当成博弈筹码来使用。因为民间建设资金筹措离不开华尔街,华尔街也会因此创造出新的金融工具,配合基建大事。华尔街明白必须做多一点好事,才能让声讨之声降下去。

 

发行专项建设国债。不会轻易成为基建投资筹措方式,这与美国国情(习惯)有关。可以印钱做事,但是美国人还是分得清,利用美元霸权印钱买外国东西可以不受约束,但是印钱不断地投入美国国内,则是非常慎重的。

 

拜登筹措巨额资金,面临很多机遇与挑战,机遇是目前利率是有史以来最低的,流动性也是极其泛滥的。挑战则是通货膨胀已经兵临城下,给他舒服集资的时间之窗并不很长。至于税种确立后,对于筹资影响就不在这里讨论了。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