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拜登的基建雄心(三)

拜登的基建雄心(三)

特朗普由于新冠疫情没能出台他的大基建计划。那么拜登是否也会因为目前一些现实或潜在问题让其大基建计划即使出台,也出现也不能实施状况。

 

  首先新冠疫情最新情况,以巴西、法国为代表的新一轮疫情俨然到来了(第三波或第四波)。美国图表看到是,近日每日确认数在一个并不低平台上有所反弹,但不是焦点国家,这与疫苗普及率大幅提高有关。现在美国是变种病体、开放经济与疫苗普及在拔河,呈现出一种奇妙平衡。也因此目前即使病例有所反弹,但其他指标比如ICU病例数、病死率等等并不高,所以美国目前没有的封闭城市消息。也因此就趋势而言,美国在第三季度存在某种群体免疫迹象出现,因此新冠疫情不太可能影响拜登计划。

 

其次是最近边境“儿童事件”,虽然还没有到此问题的最高峰阶段,但是它不可能是影响全国性的问题,这是一个投入资源与合理安排与周边国家补偿问题,美国前几周给墨西哥疫苗就是一个解决问题方式。昨日开始对媒体开放儿童安置营,一定会增加批评之声,但是也给未来改进提供了,扭转现有形象机会。两党大多是在真相上博弈,而这一问题是美国的老问题,大家都明白非法移民拥入数量具有周期性,因此批评着力点都是避重就轻,不能真的全面性的较真。

 

第三关于枪支管理法案,这是两党争议点,也是拜登竞选时的承诺的部分。但是拜登依然有时间上腾挪空间,用它去换取共和党在大基建问题上某种程度妥协。因为枪支管理新的方案提出,有的时候确实需要等待一些突发事件到来,利用高企民意让共和党就范。

 

总体来看就目前已知问题不会影响拜登的大基建计划的出台。可能未知的问题,即再次出现新冠疫情级别百年不遇自然灾害问题其实概率不高。一两年内金融即使出现危机,也只能使得在具体操作时,会影响一段时间资金问题,但总体停滞大基建概率不高。

 

最近有人说,拜登大基建计划是复制特朗普的方案。这一问题如果较真,可以说美国大基建计划,早在2008年后就有人不断地提出来,只不过不够系统、涵盖方面比较少。但是一直没有变的内容则是公路、铁路、桥梁建设,并且这也是两党都有的内容。此次两党在周三拜登公布完他大基建计划后,博弈点不是宏观上计划是否需要,而是在中观上即如何集资,以及微观上在哪些领域需要基建的投入上。这一点很多人没有认识到,就是大基建本身,美国两党都迫切认为此时美国必须干了。

 

拜登作为民主党精英环保建设、民生建设(学校、妇女、儿童事业)这是可以想到,也是区别是共和党方案内容部分。另一个就是集资方面的博弈。之前我们已经讨论通过税收和税种调整来筹资的拜登民主党模式,这一定又是一个两党的博弈点。拜登政府会开始用两党都赞成部分,铁公鸡和科技投入作为共同语言,去与共和党在民主党特色部分尝试合作型博弈,如果不行,那么他就会利用财政预算的增加方面,使用规则即可以用简单多数投票通过方式,进行单边执行。由于税收和项目本身,并非所有博弈都来自对手共和党,有些内容阻力或者说博弈也来自民主党内部。这个计划最终通过,需要几个月时间,不会短期完成。

 

美国内部政治游戏,默许某个党上台后,预算或特殊计划中,加一些本党(团体)利益诉求。比如之前通过新冠疫情1.9万亿救助计划中,地方援助资金方面有明显倾向民主党执政州。但是在资金使用上,两党就会不留情面跟踪,比如特朗普的新冠救助计划时,发放就引起了混乱,像哈佛大学等资金雄厚者,最后相继退掉了援助资金就是一例。包括之后还有剩余资金无处可用的问题。等等。那么这次环保投入,可能是属于一个瘦身的博弈,而不是不让民主党成为选项的博弈,但是两党都会在对方执政计划执行中,去抓个人利益腐败案件。这也是美国政治游戏的一部分。基建尤其还是大基建,腐败全世界都存在,美国也不会例外。

                                                                              美国新冠病例变化趋势

                            

                        根据美国CDC基础数据整理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