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拜登的基建雄心(五)

拜登的基建雄心(五)

拜登大基建计划出台后,除了加拿大舆论有些异议之声外,大多数国家舆论基本已信息方式报道,没有更多的评论。加拿大敏感主要来自,这个建设可能是一个美国第一、美国制造强化版,其他国家因此受益比较难。

 

这个问题我们先从一个常规角度去讨论一下,美国目前是全球第一进口大国,这个事实短期不太可能改变,因为这一特征已经经过了特朗普任期折腾,那是个去全球化四年,美国贸易额,尤其逆差没有出现根本性改变。并且从进口子项来看,美国并非仅仅是进口消费品和电子零配件,原材料也是进口大国。尤其建筑类。因此在大基建实施过程中,全部实行美国化,显然是不可能的。尤其原材料部分,依然会是全球采购。美国化更的是在项目承包,以及就业岗位上。但是美国劳动力,尤其建设类恐怕并不充裕,因此邻国只有加拿大表示了某些方面担忧,而墨西哥根本就没有说话。

 

那么我们再从大建设技术方面,美国大多数建设项目,可能也是美国企业优先。但是有些则比较困难,比如高铁日本在硬件上,德国在软件上都是有十分强的竞争力。各国企业都在寻找美国这个大基建计划中,在技术分包和材料分包机会所在。因为这个大基建投资太大了。

 

按照常规角度讨论过拜登大基建计划在美国第一优先的情况下,对于外国企业的挑战和机遇外。我们换一个角度去讨论拜登大基建可能出现的另外一种情形。那就是从特朗普任期最后一年,出现的美国与盟友(日韩等等)开始协商重建全球供应链的计划,是不是会嫁接到新的美国大基建之中问题。

 

因为自二次大战以来,都是以美国(需求)和美元(供给)作为主方(或称之为发动机)展开全球商业运作,以及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以跨国公司为首全球供应链运作。简单地说,这次拜登大基建虽然称之为美国一代人投资,但是拜登政府必然让盟友进入到这个市场上,继续扮演经过升级的需要方,否则无法扮演盟主角色。特朗普由于在最后一年与盟友商量重造供应链,并且自身又过度强调美国第一、美国优先,所以所有盟国与特朗普的美国政府谈此问题,都没有当真,因为没有利益可言。

 

但是到了拜登时代,有一个国家已经站出来,觉得拜登重建供应链是玩真的,并且也会像原来一样照顾盟友利益,这个国家就是日本。特别是在近几个月半导体芯片问题上,不但美国着急、日本也很着急,并且双方已经发现重建全球产业链第一个起步行业最大可能是选择半导体行业。

 

日本最近评估了全球整个半导体行业、美国、日本、韩国和中国等等国家和地区,在设计、制造、材料、运营等方面。发现自己有两个方面是领先的,其他方都是在一个方面领先的,因此这次重建全球产业链可能第一实践点,日本从战略上一开始,就扮演与美国合伙人角色,而是以往仅仅产业链一环。比如在亚投行加入问题上,日本与美国是站在一起,没有参加,但那时日本是扮演跟着老大角色,而这次日本的转向美国,表面看似乎与以往没有不同,都是所谓盟友关系,但是当日本看到了可能在未来扮演角色不同时,战略发力,并且全部倒向美国,是因为日本发现新的战略机遇。所以有了菅义伟顶着疫情,去当第一个拜登面对面会见的第一外国领导人。日本缺钱吗?日本缺技术吗?显然不是的,欠缺的是更大的市场和战后以来迟迟没有得到“正常国家的地位”。日本知道如果第一个重建产业链成功后,那么美国从战略上也就信任或离不开日本了。显然日本是经过仔细研究美国和美国未来战略后,自己找到了一个不顾一切国家切入点。这是最近我的观察和最深刻的体会。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