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防止国际海运费的溢出效应

防止国际海运费的溢出效应

本轮全球通货膨胀我们定性为供应链通货膨胀,而供应链通货膨胀从全球角度反映在国际海运费方面尤为突出,其中焦点中焦点是集装箱运费,因为目前其价格是处于历史记录,而其他海运费仅仅是十年以来最高点,而不是历史最高点。

如此高昂的海运费,我们担心此时会产生两个大的方面溢出效应:

 

首先在国际方面,在中美贸易中,存在着美国单方面调查海运费“过高”的风险,刻意打击或平抑海运费的举动、这种潜在调查,美国会动用各种手段,这一点在中国海运机构尤其应该注意,因为中国海运机构已经占有全球集装箱三分之一份额。在美国处于通货膨胀十年以来高点时候,有去找替罪羊动机;另外加上关税有进一步提高可能性,因为拜登政府的庞大基建计划,需要财政支持,因此扩大税源,容易从治理海运费(罚款)和关税两个方面,对中国做出不利的举动(相对其他方面容易得到美国内部支持)。

 

其次由于货运量在中国各个港口激增,又同时在疫情防御“严防死守”的情况下,从港口劳动力紧张角度而言,已经造成了压港现象,那么海运费因此会更进一步提高,形成更强的卖方市场,对于国内企业外贸订单交货,已经出现了令人担心局面,尤其中小出口企业他们的谈判能力,与大企业不能相比,影响是非常直接,因此必须通盘考虑,尤其从中国经济全局角度,稳外贸在当下,是为解决其他国内经济问题和秩序,赢得时间关键支撑力。

 

从以上两个角度观察,及时主动调成和平抑海运费防止出现系列益处效应是完全必要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