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关于PPI与CPI背离的探讨

关于PPI与CPI背离的探讨

今日国家统计局公布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不但PPI创了一个新的记录,而去PPI与CPI差值也创了一个新的记录,PPI与CPI不同步,背离如此之大,给人以物价传导“强烈”不畅的印象,就此本文做一些探讨。

 

首先我们从图表上发现这样背离乖离很大情况,在2009年以后表现的非常明显。这与中国经济转型有关,而统计在CPI篮子中的权重没有反应出这种变化。尤其猪肉价格权重过大(即使2009年以后有所下调),其他与经济转型(消费)有关的,房租、房价、汽油价格等日用服务类权重过低有关。我们试想想,2009年以后汽车消费、住房消费大面积地进入了中国普通家庭(也可以称之为中产阶级),相对应房租、房贷成本、汽油价格等等,如果与猪肉价格权重一样或略低CPI与PPI的表现能有这么大乖离吗?猪肉价格权重在各类商品最大,其实隐隐约约还有保有计划经济不舍之情。即使放在国际上也是非常罕见如此大权重单一商品。

 

其次PPI表现经济的真实性很少有人怀疑,而CPI表现经济的真实性,在改革开放后的40多年历史上,怀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至少已经经过两次,这次是第三次了。PPI的真实性,尤其在2009年以后被强化或认可,也是由于经济内部发生了系列变化促成的,比如工业的方面产业集中度这十多年变化非常大,行业龙头企业定价能力,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比如钢铁、石化等就比较典型。

另外在涉及PPI产品原料方面,中国对外依存度在2009年以后又上了一个台阶,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起伏对于国内PPI的变化有着直接影响(同步)。加上之上行业集中度,那么行业巨头们转移消化成本能力就高。今年以来工业利润分配情况,上中下游企业差异一目了然。上游企业往往具有垄断特征。

 

我们看看涉及CPI行业,像影响全社会价格类沃尔玛的中国企业是不存在的,就是普遍行业集中度还比较低,企业缺乏定价能力。而涉及CPI行业集中度较高一般为电商行业,比如阿里巴巴、拼多多、美团,他们给我们的商品价格印象是什么?大家显然是有数的。但是涉及服务类情况则是另外一种价格印象,比如微信支付、支付宝、美团等等他们收取店家管理费。但是这些都比较隐形,也是最近反垄断需要透明东西。而这一切在CPI都不能反映出来。统计没有跟上时代是显而易见的。至于统计单位是否有值得同情或有不容易的地方,那是属于另外一个话题了。

 

第三PPI向CPI传导还受到一些价格管制的影响。比较典型煤炭价格与上网电价、原油价格与汽油(柴油)价格、水价格与自来水价格。目前煤炭价格与上网电价开始出现浮动区间扩大尝试、国际原油价格与汽油价格定时调整,但是具体上涨多少、什么时间依然有相关部门说了算,而不是相关上下游企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目前PPI和CPI如此冲突,也是价格管制体系,没有跟上这些年中国经济内部变化的典型状况。但是涉及CPI的商品涨价(超市中的商品),往往容易受到干预或调查,比如白酒、盐等等,但是隐形涉及CPI中服务品价格(比如幼儿园)往往反而很少受到调查。所以给人一种CPI与人们生活实际成本也背离感受。

 

当然PPI与CPI的背离还有其他一些因素,由于那些因素所占影响权重不高,所以不再这里过细面面俱到式的探讨了。

 

                            以上图表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农业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