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医院建设应成为新基建核心中的核心

医院建设应成为新基建核心中的核心

       所谓供给侧改革,就是解决需求的短板,并且这个短板还是社会性的。那么医院的不足,如整体数量和结构性数量(社区和专科)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看病难、住院难已经说了很久了,也是公认的社会难题之一。并且新冠疫情医院的不足和缺陷暴露的更加充分了。所以新基建的核心如果是医院建设,恐怕是一个很好的利国利民切入点。如果能够拿出像解决行路难高铁建设的决心来,大量建设医院,那么十年后的中国和中国人生活将是一个怎样的一个图景,至少给和谐社会带来具体的成果,并且受益面将超过其他方面,它是一个很普惠成果,也是间接共同富裕标志之一。

      十年前医疗改革,最终因为各种各样原因,力度最大变化变成了药品供给和价格,而另一条腿医院改革,并不本质性的变化,使得医疗改革的不平衡性凸显出来,这次疫情始终担心医院出现“挤兑”,就是一个明显特征。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医院是短板,而不是药是短板,其他可以很快地解决短缺的问题,通过集中力量生产,而医院属于基础建设不可能的。如果此次疫情还没有让医院建设进入新基建的核心,看病难问题仍然没有进入所谓问题导向性进行大力度解决,那么就是一个机遇与时代缺憾了。

      从长期看,中国进入老年社会对医疗资源需求是一个长期的,而不是如果其他行业周期性的,这些年从未出现过所谓药品短缺的问题,药品主要是创新和价格问题,而医院各级各类都是短缺的。

      解决当时改革没有动医院“心理问题”,现在完全可以用财政和市场双保障方式,减少行政机构人员就医质量的问题。只要是想解决就医难问题,办法总是比困难多,各利益主体必须兼顾,但是还是把蛋糕做大,才是全赢的结局,也是执政为民具体体现,也是国民幸福指数标志,如果医疗设施漂亮的解决,那么它也可以成为高铁一眼,成为中国名片。

      医院建设除了土地由政府供给外,其他完全可以采取市场的方式进行融资,医院建设应该以中型和小型医院为主,与社区医院网络和私人医生体系建立同步起来。医院一部分采取新建,另一部分应该采取与解决城市商业地产空置问题一并解决的方式,使用资源最大化为目的。

      新医院看病费用体系,可以采取引进医保,而更应该给商业医保增加发展空间,这样政府负担就会降低。如同医院建设也可以采取BOT方式。

       新医院建设必然带来人才需要增长,比如医生和护士需求量就会大幅上升,这也可以解决大学毕业生就业难,以及对高校设置专业的调整给予外部承接。另外医院的从业人员,从社会收入平均值而言属于中等收入水平,利于共同富裕,扩大中产阶级,尤其对出自农村大学生,有了超过其他行业稳定度和体面收入。

       新医院建设也会刺激相关设备,它的产业链延伸度并不少于房地产。并且如新建妇产医院、儿科医院,对于生育扩大带来良好的基础条件,所以新医院建设是多赢的局面。

        新医院建设大量出现后,可能会出现一段时期,优秀医生短缺的问题,它完全可以采取全球招聘的方式去解决,只要是政策和待遇到位,这些问题都可以预先知道和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