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从餐饮样本调研看经济恢复现状

从餐饮样本调研看经济恢复现状

出京走访依然是一个成本很高的事情,就不用举民航和铁路数据佐证了,看看机场候机楼和火车站的景象就说明一切了。但是主观经济观察则不能停下来,只能因地制宜吧,从身边做起,看看能发现什么,又有什么方面得到联想和启发。

 

在6月和7月选择一个自己在北京比较熟悉区域,以相隔不到五十米三个饭馆作为每周六固定时间去走访,看看北京堂食解禁以来经济这“一角”恢复进程是怎样的。

 

三个饭馆都有十年以上历史,一个是兰州牛肉面,一个是清真饭馆,另一个是山西风味饭店。他们顾客平均消费分别是:35元、65元和80元,顾客群大多数情况无交叉,对应着不同消费群体,附近有一家二级电影院,但整体环境不是知名商业街和餐饮街,比较能够代表常态经济状况。

 

这三家饭馆以前也去过,所以疫情前后、去年和今年情况对比,相对就容易了许多,那么主要看上座率、翻台率,以及吃饭群体身份、每次消费金额和就餐时间长短这些情况。

 

三家饭店在6月恢复堂食第一周,上座率都不高,大约只有百分之三十,翻台率都没有。老板们(其中两个是民企)情绪都不高,都不太愿意和顾客说话。

 

最容易出现吃饭北漂的年轻人的面馆,没有看见踪影,三分之一服务员是新来的,一看年龄都比较大,没有低于四十岁以下的,薪水都低于之前不景气辞退服务员。小总结:其一、这种人员转换“降薪”在此时有一定典型性;其二、再就业年龄符合统计局调查失业率数据情况。

 

到了六月底,三家饭店上座率都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但是到了七月底,牛肉面仍然是百分之七十,而清真饭馆上升到了百分之八十五,而山西饭店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出现了门口休息厅等座位,以及有翻台率情况出现情况了。由此情况可以得出一些观感:

 

第一、经济恢复程度或者进度,同行业企业之间出现了微妙差距。但他们曾经有过的最好时光都还没有回来。这一点还需要持续的观察,它的经济意义更广泛、更深刻。警惕经济供求“双萎缩”现象出现。因为餐饮业还是债务率最低行业之一,都出现此现象。那么大多数行业则不是这样,高债务率一旦没有外部需求支撑,那么所谓内循环转速会越来越慢,因为那是开始了被动全经济领域的去杠杆过程。

 

第二、顾客所谓“报复性”和“恢复性”是在特定收入人群出现,而不是全面性人群中出现,有的人堂食解禁之后回来了,但很多人还没有回来。谁回来了?谁没有回来?我们可以再从个人所得税的数据、存款数据、失业率(含隐形)数据,以及网络出现中金职员“秀”工资事件(收入),以及“独行月球”首日3.5亿票房亮丽表现(消费),反差很大收入与消费的情形。综合立体化,审视不同阶层居民收入变化情况,哪些还处于高收入?哪些群体需要现金或减债帮助,必须透彻化了和比例清晰化。

 

所谓投资基建解决就业、增长和收入的主要问题思路,恐怕需要反思了。从去年以来,我就主张采取发放现金给居民方式来恢复经济,目前更具体地说,就是每个中国年满18岁(含)以上公民,包括在华工作各国人士(交过个人所得税的),采取每隔一个月发放现金三千元,合计三次共计九千元。并且鼓励高收入群体捐出他们那部分发放的现金(自愿),到一个全国性救助或援助基金中去帮助弱势群体。

 

第三、充分认识到我们中国人几千年来的核心优势,那就是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骨子里或者DNA中天生商业本领,造就了打不烂、压不垮的民族生存力,也是我们不曾经输给过别人手艺,即使在那国破山河在非常时期经济也没有灭亡。

 

中国目前最缺的是自己的商业史研究和传播,让人们看清楚我们中国人与之俱来的优势。中国商业不是需要害怕它,限制它,而是让它升级,文化上不再充斥原始和低端的问题。我们要改变那种简单化和打碎化,一遇到“贫富差距”和“商人干政”的问题,就采取全社会洗牌的历史循环,不再自废武功,而是全社会在认知和管理上升级,不断地往前走、往上走去解决出现的问题。

 

                                                                      2022年上半年税收情况与餐饮情况变化

                                                                           近五年上半年住户存款变化情况

                                                                                   2022年上半年调查失业率情况

 

以上数据来自财政部、人民银行、国家统计局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