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资金控制与流动的猫鼠游戏

资金控制与流动的猫鼠游戏

政府一般情况下总是希望能够控制社会资金流动方向,并且社会资金越听话、越受驯服政府感觉越良好。可是社会资金流动确是不经常让政府满意,表现的十分“放荡不羁”。我们时常习惯描述中国经济特征之一“一放就活,一管就死”的经济现象怪圈,实际上就是资金控制与流动博弈。随着社会资金规模越来越大,控制力是在逐渐下降,或者说管制不那么有效,更确切地说控制一方控制成本,以及过于严厉、过于频繁政策的后遗症非常大,以致控制一方无法像之前可以承受。同时改变了控制与流动之前的博弈不对称性,换句话说,流动一方越来越有发言权,对控制一方越来越形成挑战。是采取对抗性博弈?还是采取合作型博弈?控制一方面对新形势如何判断才是未来的关键。  

最近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出现从低位大幅上升情况(见图1),银行系统资金出现了一年以来紧张情况。短期因素可以归结为,农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造成了资金供给的问题。但是持续因素也不能不引起重视,那就是银行持续放贷冲动一直没有从主观上下降。虽然政府通过中央银行票据、提高存款准备金、行政指导政策来控制和干预银行信贷资金流动,但是银行通过高息揽存,资本金融资看似是防范资产风险,其实从贷存比始终处于高位,说明放贷依然是第一位,融资作为防范风险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目前银行间资金所谓紧张应该不会超过两个月,随着主要大型银行直接融资完毕,银行放贷冲动一定会再次兴起,最快在8月中下旬就可以见到一些蛛丝马迹。

由于官方利率始终没有做出调整,而在此基础上控制整体资金流动,既所谓的“紧信贷、宽货币”情形。必然出现名义利率与实际利率形成比较大差距异化情况。受到银行特殊关照的信贷授信利益团体完全可以利用这种优势进行利率套利活动,期间社会财富必然向这一群体流动。在民间被套上高利贷枷锁一方,必然寻找比较刺激方式,追寻财富升值。因此我们看到这一期间,在很多市场上出现明显投机活动。实实在在的通货膨胀、扭曲银行的利率、信贷身份歧视、是社会资金“按下葫芦、起了瓢”乱象症结所在。

垄断产品价格在悄然上行,公共服务价格也在伺机上调。资源税率调整也属必然。政府通过这些形式在强制回收泛滥的社会资金。另一方面,一些波动比较大的市场,如农贸市场也面临着重新管制,打击流动社会游资情况。“聪明”的社会资金可以用撤离、躲避、用脚投票方式,在资本市场上抗拒“圈钱”行为。但是更多市场似乎“无奈”的社会资金都在抓住每个可以套利品种大肆投机着。实际上,资金控制与资金流动正在上演一场“猫鼠游戏”。(邮件:gianttiger@263.net)

图1:上海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