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4)

分析的力量(4)

 

事件分析中的“情绪场”

 

人是感情的动物,分析员也一样。感情的变化少不了外界刺激和情绪氛围的感染,分析员经常会面对如何控制“情绪”的问题,使自己能够冷静地对待客观世界,运用理性眼光、逻辑的思维梳理着分析标的。但是在经济或社会一些突发事件中,当舆论氛围营造出一种超越正常情感,使得“义愤填膺”占为主导“情绪”形成了一个压力“场”的环境,即称之为“情绪场”。这种“情绪场”带有强烈“集体吐槽”的“公众共识”,具有“无可怀疑”性和“无可置疑”性。

 

所谓“情绪场”并非都是来自民间,政府或机构有时也会制造“情绪场”。民间的出现的“情绪场”与政府或机构制造“情绪场”区别是:一个是在随机或突发事件后产生的,一个是在人为事件之后制造出来的。民间“情绪场”带有强烈宣泄性,政府和机构的“情绪场”带有强烈引导性。无论哪种“情绪场”都会产生情绪上的“羊群效应”,语言上的“口诛笔伐”,行为上“从众效应”,个体意见埋没于群体意见,激进代替理性,适度让位于过度,平和从属于极端。“情绪场”更像一个言论唱“高音的比赛”。

 

在对突发事件分析的时候,分析者容易被社会对该事件情绪所左右。而情绪是一种表达,一种认知,而不是一种分析。当很多人都同样表达和认知时,如果你在其氛围之中,将不可避免地被感染。这种气氛自然形成一个强大“情绪场”。“情绪场”不能用简单用好或坏来评价,而是看做必然要出现的现象和结果,它是“公众事件”的附属品。

 

作为职业分析者应该很快地对重大的随机或突发社会或经济事件中“情绪场”给予最快的识别,判断出“情绪场”主要的观点或诉求是什么?情绪目标是谁?情绪与目标是否是对抗关系?是否是不可调和的关系?事件“情绪场”应是做为事件分析一个因素,一个观察点来看待。它是社会、政府和机构的“内心态度”的“难得一见”直接暴露的窗口。“愤怒的真言”与“恐惧的谎言”人类只有在极端情绪化时产生,它是分析员可以用最小成本、在最短时间里获得最有价值的“社会内心”和“权力者内心”信息方式之一。

 

 “情绪场”容易形成对事件简单肯定与否定的舆论,一旦事件透明度出现“时滞“现象,一定伴随着舆论进一步的猜测、演绎、放大和夸张言辞。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企图影响舆论势力也必然进入到”情绪场“中,制造出各种“杂音”。

 

由于广泛地“法不责众”情形的存在,因此不会形成对“情绪场”的观点是否正确或准确形成主观责任声讨与追究。“情绪场”经常表现为群体意识,而非个人的意识。个人分析与意识带有自然责任和成本,集体意识是没有自然责任与错误成本问题。对集体审判,让集体认错是极其困难的事情,而实际生活往往个人承担哪怕是集团错误后果,替罪羊是人性“丑恶”一面,并且从来就没有终止消失过,因为人类文明进步总是落后于人类技术进步。

 

分析既要有对事件普遍性认知,也要有对特殊性认知。“情绪场”一般对普遍性容易形成共识,对特殊性是无法接受的。其实冷静分析事件类型一定是多样的,但是在人们之间交流和问讯中,你感觉到人们一种“情绪场”的存在,无论什么发生事件大家对肇事者“动机”最为在乎,其实更多人对所谓“动机”询问,不过是问他人同时实际上自己已经有了“内心答案”,只不过让对方说出自己“内心答案”,满足一下自己正确判断而已。这是人们互相交流中的最有趣眼神“场景”与口气“瞬间”。

 

事件“情绪场”存在情绪叠加和情绪递减两个明显特征。所谓情绪叠加是指一个事件或同类事件中,前一个问题还没有在情绪上得以舆论方面平复,新问题又再次出现,把“情绪场”带入一个新的情绪高潮之中。去年年初的“重庆事件”、以及“表叔”与“艳照门”事件就是两例比较典型“情绪场”叠加案例。而情绪递减是指类似“狼来了”同样事件重复出现后,使人们情绪不断在“失望中”丧失了舆论关注度。近年关于房地产税媒体事件就属于这类比较典型案例。

 

情绪高潮的时候和情绪低潮的时候,都是分析“智商”最低的时候,也是分析最容易出错的时候。如果你打算从事专业分析,那么应该注意在分析社会事件“情绪场”的问题。 如果你想分析变得更有力量,那么你就要远离“情绪场”做一个具有职业素质的“观察者”。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