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12)

分析的力量(12)

 

分析视角阳光化

 

分析视角是否能够阳光化与分析者心态和价值观直接相关。分析视角的阳光化并非是指所谓一切都从积极的、正面的角度看问题,而是以一种公开化、专业性、非是神秘化角度去看待纷杂信息世界。积极和正面主要是指分析者的心态,不是指分析的结论模式。分析视角的阳光化完全区隔是分析视角的阴谋化。持分析视角阴谋化者就是经常在分析中提出阴谋论主张者。他们强调分析任何事件组成就是宫廷内幕、密室政治、勾结对他人敌意。他们渲染不安全感、散发绝望情绪、主张对历史事件另类解释,热衷剑走偏锋。

 

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喜欢讨论“阴谋论”国家之一。即使专业性比较强的国内分析师内部,越来越多的人采取“阴谋论”分析方法在解读经济事件和经济信息。有的人越来越依赖这个视角看待世界。其实这是分析意识形态化的外部表现(左倾化、纳粹化)。看似表达观点非常直接、性格鲜明、层次高阶化、容易赢得注目和掌声。但是分析方法实际上越来越简单化,思维过程其实越来越低智慧化,语言充满神秘和恐吓,其特点猜测成分大于证据成分。部分分析师这种转型显然是社会现象渗透结果。也是某些持有“阴谋论”公众演说者在社会上获得利益榜样激励结果,分析师无法回避这种快餐式得到知名度诱惑。

 

在中国流行阴谋论是有它的诸多原因所造成的。文化上,中国流传时间最长、最广小说“三国演义”就是各类计谋或者说是阴谋大全,阴谋论盛行国家往往是历史悠久国家(看看近些年的埃及和希腊);中国近代历史文革也是让阴谋论再次流行锻造时期,文革让中国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完全消失,出卖背叛层出不穷,不信任恰恰是阴谋论流行的心理支撑点。因为人们需要对很多“匪夷所思”的事件做出新的解释,被搜虐心灵需要一种说法、糟糕现状需要一种补偿性的说明。而阴谋论恰恰是最黑暗、最负面解释,即推向极致的解释(这样才能吸引眼球和听力)。阴谋论就是对事件和信息的一种角度解释和解读方法和意识。

 

阴谋论的流行还需要一些条件。一般而言流行阴谋论的国家社会的透明度和政治能见度比较低,这样人们才需要另类解释,因为人性不安全感始终伴随人类心理活动之一。否则你很难解释为什么人们爱看恐怖片。另一方面,人性需要安抚和救生圈的特点,而阴谋论阐述恰恰可以满足人们需要答案的信息需求,因为大多数人是很难形成独立思考,因为采取思维“搭便车”方式获取观点,指导自己行为。

 

如果社会存在明显不公正、财富两极分化、权利失衡,阴谋论也是弱势一方对强势一方语言反抗和反弹一种方式。在世界上也是如此,全球最强的国家美国也是全球被阴谋论指责最多的国家。反而那些特立独行的国家,很少受到阴谋论的指责,即使这些国家也许天天在搞真正阴谋,但人类“比较”本性决定,谁最强就挑战谁,谁最强就指责谁。随着中国国力增强这种国际指责只会越来越多。目前大谈特大中国从政治、经济到军事搞阴谋论国际文章比30年前要多得多。

 

其实今天强势一方从来都是阳谋多余阴谋,都是直接的掠夺和占有。弱势一方只能用指责强势一方把阳谋说成阴谋,来给自己一个阿Q精神般答案。历史上的偷袭珍珠港和911袭击都是真正“大阴谋”经典之作。军国的日本和拉登的基地组织与美国实力相比都没有优势,那么为了达成目标和目的只能采取“阴谋”方式,经过密室策划、迷惑对手、不宣而战、闪电出击。斯诺登案件出现后,人们又把注意力搞“阴谋”放在了各国情报组织上。其实因为所有国家都有这样公开组织,做着非公开的行动,因此对其人人都知道的定位反而不能说专搞阴谋机构。

 

社会现实倒影也是阴谋论流行的原因,目前你可以去任何一个中国大大小小书店都会看到在流行书柜台上,充斥大量解密各种“权术”工具书,指导青年人如何“聪明”的做人,在各种关系中“游刃有余”。与其是教会读书者识别“办公室”阴谋,还不如说是教办公室如何搞阴谋。因为目前大多数人智商是完全能够具有识别权术和阴谋能力,但是搞阴谋则是需要“胆量”和所谓“技巧”的。这些书就是解决读书者下不了决定心理启动器,满足急功近利欲望“阴谋”教科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