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17)

分析的力量(17)

 

信息分析的博弈态势解读

 

分析者的分析视角核心是用第三者目光审视经济和金融事件信息,而非事件参与者、同情者和审判者。分析者必须找到事件影响除当事者以外影响最大获益者或受损者,给予风险的提示和机会揭示。由于现代社会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广泛存在,因此无论国际国内政治、国际国内经济、国际国内金融市场参与,各方为了取得自身利益最大化或者负面因素最小化,采取各种手段博弈已经成为司空见怪事情。作为第三方的职业分析者就要准确识别各方采取的博弈手法,事件发展博弈态势、以及最终的博弈结果对当事方(市场内)和非当事方(市场外)影响。

 

我们在这里指出的博弈手段虽然模型和逻辑源自学术性的博弈论,但是它不是强调它的数学性和学术性,也不是用博弈论中数学公式和方程,而是用的原理、思维和演绎过程。信息分析的博弈态势解读,不是学术报告,没有数学推导,只有形势演绎、它完全建立在实战的基础上。至于博弈的学术性研究是在另外一个场合、另一个环境、另外一个语境、由另外一拨人做的事情。

 

经济领域博弈经常发生在政府与企业之间和企业与企业之间。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博弈一般为合作性博弈;企业与企业之间博弈有时是合作性博弈、有时则是非合作性博弈。金融市场领域博弈大多为信息不对称式博弈。一个是信息了解多少的博弈(数量);一个是真假信息博弈(内容)。其中市场与政府之间有存在着博弈。而对政府政策内容猜测和时间判定则是政策套利博弈核心。

 

6月底发生在银行同业拆借市场危机事件就可以用第三方视角,建立央行与银行市场(商业银行)博弈模型。而该事件从对立非合作性博弈(零和游戏)到合作性博弈(共度危机)的转化,信息非对称性博弈(缺少沟通、相互猜疑)到信息对称性博弈(援救受困机构)。并且将整个博弈过程中和最终博弈结果,来看看对于除当事方(央行和商业银行)以外全球金融市场、国内银行网点以及国内社会舆论(所有第三方)怎样影响到何种地步,已经是不要自明了。此次事件虽然有“茶壶风暴”的味道,但是烧开了水的“壶体鸣叫”刺耳了全社会。

 

国际关系中的博弈手法则是使用的最为频繁“争夺和斗争”之术,它提供给分析者最多案例来学习和演练。朝鲜多年来在“朝核问题上”使用最多与国际社会打交道就是“弱鸡赛局”博弈模式。这种“斗狠”方式,以快速拉高紧张局势,达到高潮后峰回路转,来获得政治安全承诺和经济补偿,朝鲜已经使用多次,并且沿袭到了领导人第三代。同时朝鲜还辅助“讨价还价手法利用大国之间不信任和战略不同,周旋于各方之间获取利益。朝鲜采用这种心理和神经战手法与国家地位和民族性直接相关,这是历史和现实双重铸造的结果。至于说,随着国际形势在不断地的变化,朝鲜这种老套手法是否“边际效应”不断递减,最终无效恐怕还需要观察。

 

菲律宾作为一个中国观众近年最为熟悉“麻烦制造者”。它在与中国关于“南海”问题打交道博弈的手法,一个是在硬实力上满足“对称性”(能够博弈基点)找“外援”(自认自己实力单独无法抗衡);一个是软实力国际宣传上扮演受害者形象到处“哭诉”(自认为是软实力比中国强)。联合美国军演、上告国际海事法庭、让东盟背书、与日本、越南、印度合作等等都是希望在于中国博弈“南海”问题上达到硬实力上“对称性”,在软实力上达到优势“不对称性”。

 

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与中国博弈,在硬实力上它自认为差距不大(经济和军事上),在钓鱼岛海上基本是靠自己力量与中国海上力量直接对峙(海巡)。但是在软实力上,由于历史问题、联合国问题上中国有着明显优势。因此日本为了改变领土争端是己挑起国际印象,因此采取凡是与中国有领土争端国家联合方式,采取“打群架”模糊事件单独性,强调共同性来与中国博弈,形成不对称性优势,诋毁中国,让中国被动。

 

中美关系博弈则是呈现出非常复杂态势。两国一再表明不希望出现“零和游戏”,但是又表明存在“竞争性”关系。如果这种竞争性不能管控,就可能出现所谓“零和游戏”局面,其实中美关系复杂性就是表现在,时而可能是合作性博弈,时而又可能滑向非合作性博弈。两国都有合作性基因存在,也有破坏性病灶存在。美国建立TPP、美国重返亚洲和中美战略定期会谈、建立中美军事合作都是给中国一个博弈方式选择,即合作性博弈还是非合作性博弈。

 

信息分析中的博弈方式拆解、透析、品味是最考验智力和学识部分。也是最容易让我们通过多样繁杂案例的研究,提升我们分析的力量最有效、最直接的途径之一。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