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29)

分析的力量(29)

 

避免AB评价模式习惯多元化看问题

 

在讨论或者评价一个事情时,不是好就是坏经常被称之为属于AB评价模式,这是长期意识形态化、占队选边思维影响下社会常见的讨论问题时,容易出现的以简单“是非”评价模式。那么也意味着没有多元化看问题或讨论问题习惯和包容态度。如同AB思维模式是需要“人为”地强加训练的结果一样,多元化的思维模式也是需要“社会”地训练和培养的,都不是天生存在的。自由观点是本能的,而宽容和包容观点,需要后天的训练,它有赖于社会的能见度和包容度。

 

关于中国至今没有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问题上,就能同时看到和听到AB评价模式和多元化观点存在。每到颁奖季节时,舆论上讨论颇多,有的观点表现的非常情绪化,颇有点针锋相对的味道,但有的观点确表现的比较平和理性探讨。

 

其中有观点认为中国近30年来经济上取得令世界注目成就,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位置,逻辑上中国应该有人能够获得该奖,经济奖不给中国人本身是一种歧视。但是也有对立观点认为,中国以政府主导的转轨经济并没有什么新鲜之处,亚洲其他国家在中国取得经济成就之前,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获得了成功,期间这些亚洲国家也没有人获得经济奖,因此不能说是单独歧视中国人,中国不过是复制了这些系列成功经验。其中中国经济政策具有策略性和阶段性特征,因此战术性的特点明显,并且中国经济理论和经验似乎其他国家也很难复制。由于是政府主导的政策其中提供经济决策更多地反映为集体智慧的特征,而诺贝尔经济学奖不太可能给某个集体,而是都是给了个体。另外经济政策无论有多么好,更多地反映了政府行为,不但中国政府经济学家不太可能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即使美国政府中的经济学家也不太可能被授予该奖。

 

另外也有一些观点从微观层面分析认为,中国的知名经济学家年龄都比较大,大多都没有现代数学和计算机程序功力,也没有市场经济下的理论模型,由于体制和历史的原因,他们大多是为政府经济政策咨询和为社会传播普及经济常识的工作,基本没有独创的能够影响中国乃至世界经济学理论。还有观点认为,目前中国社会整体处于比较浮躁状态,学术环境比较恶劣,因此不太可能会出现合适获奖人选。但是未来中国完全存在获奖可能性。也有观点把中国人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没有获得经济奖做了比较,认为独特性和传承性是没有获得经济奖的原因。中国文学历史源远流长,虽然不断地被各种问题所困扰和打断,但一旦环境有所宽松,像莫言这样中国作家就会展现出继承中国传统并且又有自己独特性的特征。但是现代经济学在中国历史本身就非常短了,没有明显传承性和独特性,中国特色经济学仍然在形成之中。

 

其实在诺贝尔奖中争议比较大主要是和平奖和经济奖,后者相对比前者还多。前者争议大多在事前,而经济奖大多是在事后。2008年次贷危机后,对于经济奖曾经授给次贷理论和相关金融工程经济学者几个人的旧账被翻了出来,甚至把他们得奖之后成立的相关基金投资失败,也作为笑料被不断地提起;同时类似哈佛等美国一流商业和经济院校出现了学生课堂围攻和课外抵制 相关 教授的现象。这些在其他行业或领域是很难见到场景。次贷危机对美国经济学教育和MBA教育产生了非常影响,但是是否需要得到“清算”,则是阻力非常大,因为美联储本身就没有被“清算”,美联储在美国经济界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只有少数知名教授敢于直接批评美联储。美联储在华尔街影响也是不言自喻的,而华尔街也是美国一流大学主要赞助商。因此彻底反思和清算导致次贷危机金融理论在美国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职业分析者要知道AB评价模式最大要害之处就是停止探索和求知,仅仅依靠固化的经验做出条件反射般回应。多元化角度看问题,能够使得事情真相还原更为透彻,以及不同角度观点呈现,增加从信息本身丰富性、解释问题方法借鉴性,对分析者自己提高分析的综合能力是大有裨益的。

 

多元化看待问题方法是:一个经济事件出来后,首先看看当事各方的反应如何,其次是与当事各方有关联有联系的各方是否有新的信息透露出来。三、该领域的专家如何评价是什么。四、媒体的反应是什么。五、社会民众如何看待这一经济事件。六、外部世界的评价如何(如果有)、七、公共知识分子的观点。八、分析者本身的事件观察。AB评价模式看待问题方法是:一、在时间上会很快旗帜鲜明地表态。二、不但自我表明立场同时一定采取批判的态度评价不同意见(找对手)。三、自己表达的唯一正确的观点,即使出错也绝不道歉。

 

好的分析一定是有营养的分析,这种营养包括阅读者之前不知道信息(事件细节和相关知识)和分析方法(包括逻辑与手段)和角度(位置角色和定位视角)。职业分析者尤其需要注意通过信息学习信息,提高和修正自己的分析能力和充实头脑信息和知识库。接受和容纳不同观点和角度看问题,这是职业分析者是不是能够达到更高职业水准的关键。它是职业分析者专业修养的一部分。它是给予自身更有效的分析力量的学习途径。只有接收更多信息,才能选择出来更有价值信息;只有包容更多观点,才能有效地增强表达自我的观点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