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33)

分析的力量(33)

 

信息陷阱

 

在一个特定事件中信息来源的价值程度、真伪程度和可信程度的识别和评定是非常重要的分析初始环节,它直接影响到分析方向和分析结论的准确性,以及分析的工作效率。一般人对待信息经常是感性的,但是做为专业分析人员应该理性的。可是人对信息的第一反应经常是感性的(所谓在第一时间里),而不是完全理性的。对于职业分析者来说,关键是在第二反应中变得理性回归自己职业属性。即尽快地缩短第一反应对自己感性对理性反应的影响,开启工作状态理性合理反应,进入分析工作流程。职业分析者切忌不能因为是刺激性的信息内容,采取闻风而动、闻鸡起舞、热血沸腾、如同媒体一般抓住了一个话题、一个热点亢奋起来。因为分析不是炒做信息、不可为了吸引眼球放大信息,分析并不是需要特别刻意引人注目、而是要冷静对待、承受分析过程的寂寞、这样才能追求信息真相。追求真相是需要含有感性的“热情”,但是这种“热情”是指坚持性和执着性,不是“无序”、“肆意”、“起伏”性含有戏剧性成分的“热情”。感性是人与生俱来特质,而理性则是人受教育训练和压迫畏惧出来的后天素质。

 

信息的刺激性和感官性恰恰是“信息陷阱”的开始。“信息陷阱”对于分析事件来说是最大来自外部障碍和挑战。所谓信息陷阱是指信息在发布公布过程中,被人为地设计和加工过。这些信息往往通过特定媒体和其他方式给予广大受众一个表面含义,去掩盖其另外一个的真实目的。经常表现为不能让人怀疑的一个人讲的信息故事。

 

信息陷阱的特点:一般具有突发性、爆炸性、奇异性、感官性。信息陷阱的目的:诱导受众、模糊判断、调动社会情绪、吸引注意力、打击对手、顺从行动。信息陷阱的表现:反常环境、背离常识、独自倾诉。

 

防止“信息陷阱”首先是要具有“质疑”精神;其次是惯用“逆思维”;三是善于综合评判。四、跳出现有信息提供空间在一个更大空间里重新审视。避免“信息陷阱”的方法是:(1)无论信息来源如何,都要经过其他信息来源的事实的佐证或数据的印证;(2)与相关历史经验进行对比;(3)专业知识识别;(4)社会常识考验。(5)从信息发布动机、当事者处境、政治和经济背景、最终目的指向、各类影响和相关者的损益情况等因素加以综合分析。要知道只有你拥有更多的有价值信息和更多的知识,才能防止掉入“信息陷阱”之中。专业知识是学习而来,社会常识也是学习而来。前者侧重于来自文字信息的寻找,后者侧重于来自人与人的信息交流。

 

在事件发生过程中,有时会出现信息结构性空白,意味着属于事件信息中参与各方信息内容和数量,呈现不对称或某一方的信息被人为隐瞒的情况,无形中引导人们注意力向信息比较多的一方转移。这是“信息陷阱”最平常表现。其实被隐瞒一方的信息部分(态度和立场)则是更加值得留意,但现实是在分析信息时这些情况往往被忽略,不被去追究。但是如果一旦人们在之后时间里,获得这一被人为隐瞒信息,经常会颠覆之前对整个事件的结论和看法,有的时候甚至知道信息全貌后,会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一般专业人员首先在事件出来后,大多建立人物关系图和信息结构性空白问题表,这样就不会被信息拉着走,也不会被社会舆论情绪所左右,更不会因为各方的已知信息多少,来做简单倾向性结论。现在是一个信息自由泛滥的时代,也是一个容易操控信息的时代。操纵信息核心着力点就是信息所带来的情绪引导和转移。引导大多用于所谓正面信息,而转移则是大多用于负面信息。

 

如果你是在一个本身就是一个信息和资讯开放空间里,这种被操纵情况不会经常出现,假如不是这样的话,那么被操纵的可能性或者受到信息陷阱伤害的风险是十分大的,有时表现是在一种不知不觉中。操纵信息有时不一定是社会权力的最强者,有时可能仅仅是拥有知名度信息机会主义者,往往他们更难让人识别,因为他们最会满足人们心理需求。但是这一切机会主义的包装也并不难识别,因为这样信息往往使得人们容易亢奋(狂欢)或压抑(愤慨),情绪两极是最终的表现。

 

信息陷阱必然有信息结构空白情况存在,这是一个互为存在的关系。找到或填补信息结构性空白是避免信息陷阱的最直接、最有效方式。这个过程如同侦测刑事案件过程,未知的信息线索(新的证据)和信息答案(肇事者指向)让寻找者时而纠结、迷惘、苦恼,时而兴奋、激动、痛快。对虚假信息说不,无论是公开的,还是内心的,都需要强大知识和常识储备作为后盾。警惕“信息陷阱”需要质疑精神,识别“信息陷阱”需要探寻行动。质疑精神需要培养和保持。而探寻行动需要在两个方向着力,一个是原有信息源中发现问题,找出矛盾点,给出问题清单,让“信心陷阱”显露原形,让信息结构性空白清晰可见。但是这一切矛盾揭示并不意味着真相就能自然浮出水面,魔鬼信息简单地从细节中走出,让信息“欺骗者”就范,让信息分析者获胜。因此必须建立与原有信息源并行的新的第二信息源,去找寻新的与事件相关信息,也许这个开源信息来自“信息结构性空白”之处,也许来自新的外部发现。质疑原有信息源并不是一个难事,也许有些意识就可以做到;最难的是建立新的信息源,因为它不是仅仅靠精神存在就可以办到,而是需要行动、需要资源和需要运气。但是一旦这条路走通,它带来信息成果则是巨大的和丰富的,并且对于分析者而言有相当成就感和信心感。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