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36)

分析的力量(36)

 

有关预测的若干问题

 

是否需要预测

 

前几年某著名老一代经济学家对媒体表述他对于经济预测看法时说,他不做经济走势预测,因为预测有时像算命先生,如同动物丢色子也有50%准确率。其实他的表态并不意外,因为他长期是在一个封闭环境度过了大半生,有这种认识和思维方式很正常,是时代和环境造成的,在其他社会和环境对于那里经济学家是否需要经济预测不是一个需要回答问题。即使是在在改革开放后的相当一段时间,中国所谓经济学家由于体制原因充当更多是政府政策咨询建议,而不是面对市场和公众,更不是面对商业客户需求。这一代中国经济学家更多属于政策建议和政策批评类型的(有时也扮演社会良心角色),不属于市场经济学家类型,目前政策经济学家数量上超过市场经济学家,这是国情所决定(也即生存条件或买单条件),是体制造成的与经济学家个人无关。其实一个正常的经济学家也罢,经济观察者也罢,不可能不对经济走势短、中、长期作出预测或者提出自己看法,这是他的职业要求和特征之一。中国因为有比较的特殊国情,那就是经过令人难以启齿一段“文革时代”,摧毁了太多正常的东西,人们不知道正常社会应该是怎样。随着改革开放时代到来,不断地社会和经济波浪式的转型升级,使得中国变得逐步正常起来,人们对事物的认识也会逐步与现代社会同步,各个年龄段经济学者和经济观察者几乎是同步地接受新的经济知识和市场经验,这是在其他国家没有的现象。关于动物丢色子也有百分之50%准确率是来自海外50年前对股评调侃,这并非中国人创造出来的观点。

 

预测时间的选择

 

一般认为经济预测从时间上包括短期、中期和长期预测。就市场化实际需求而言,短期预测是市场相对比较关注的,少数企业家也关注中期预测,长期预测似乎只有政府和学术界关心。短期预测一般约定俗成时间概念的是一年内(或者未来12个月),中期一般是超过15年之内,长期预测一般以10年为单位。短期预测确实受到人们及时关注,但是作为预测者来说,风险也是非常大的,因为预测是否兑现会马上得到验证,这是这个行业残酷之处。中期预测需要场合配合,一般有耐心听者比较少。而长期预测如果在公众面前说,会出现预测者感受和听者感受不同步情况,甚至出现让预测者尴尬局面。这里不是在谈短期预测、中期预测和长期预测好坏的问题,而是一个选择发布环境问题。中期和长期预测风险比较小,因为人们不会为了某个中期预测和长期预测总是盯着某人预测是否兑现不放,因为从时间成本上不太合算。短期预测一般一年之内表达三四次为宜,当然把握性大、自信心强者也也可以每月都做出预测。经济需要预测,但不需要天天预测;预测者不是像绕口令话唠者的比赛,也不是豪情万丈演讲者的擂台赛。预测一定是质量优于数量比赛。

 

每次预测应该对之前预测观点给予保持(或坚持)或调整观点提示;保持(或坚持)之前预测当然说明事情发展是按照之前预测在演变,对于预测者自信心培养有非常大好处,这种观点的坚持被客观证明是准确的时间越久效果就更好。但是预测毕竟是预测,有时由于主客观因素存在,预测观点可能需要调整、丰富甚至改变,作为预测者必须要有这种心理准备。调整观点并非影响预测者面子,而有了错误需要调整而为了面子不调整,才是影响最大面子,因为市场由于你的不调整和固执己见,从而最终放弃你,彻底不给你有面子机会才是最大的问题。

 

预测方法需要多样性和包容性

 

现代经济预测和经济观察的主要方法来自西方(并非都是美国)这是不争的事实,尤其包括涉及逻辑、数学、统计、图表方面更是如此。就如同灯泡不是我们的发明,但是我们可以从容没有心理障碍地使用一样,来自西方经济理论和方法在使用上也应该如此,并且占有主流位置也无所谓,因为这是人类共同文明,也必须共同享用。有些西方高端技术,仍然不对我们开放那样,但是西方最新经济理论和经济观察方法,则是完全处于开放状态。

 

随着国力增强,文化自信心复兴,中国传统对事物的预测方法易经的运用,也再次出现历史性周期性回归,比如少数学者和民间人士在自然科学(比如地震预测)、证券市场(指数和投资标的预测)、和经济形势(经济预测)上使用现象。香港法国里昂证券每年一度风水指数(预测)就是比较典型例子,以机构面目颁布的利用中国传统易经的理论证券市场预测报告。虽然这些属于预测支流和另类观点(也不用担心它们也不可能成为主流),但是仍然应该以一种包容、容许多样性的态度对待。因为预测和观点都需要市场检验,能够准确预测的方法都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市场和媒体是不问英雄来自何处的,相信它有很强“效果和结果”的判断力,以及它有很强地淘汰功能。

 

预测服务对象

 

职业分析者预测服务对象就是客户,这个客户也许是企业,也许是机构和政府。但是并非首先是公众。公众预测服务是在客户服务之后,为了扩大影响使得有可能有更多客户时,才选择在公开媒体披露预测观点,实际上是“业务公关”和“话语权争夺”结合行为。这是一个服务顺序问题,不是一个是非问题。职业分析者面对客户的预测需求时,需要解决两个认识问题,一个是客户需求需要研究,必须找到他最需要得到的需求,而非所有需求都需要满足。另一个是面对客户时让客户风光,不要让自己风光。前者需要加强主动性服务、后者需要强化心里调试。做好这两件事情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这涉及如何拿捏、分寸把握、个性冲突系列问题,但是这恰恰是职业分析者必经职业历练过程。作为职业分析者首先不能在心里这关把自己淘汰掉,每次一次的克服心里困难都是成长延续,意志的强化,有颗大心脏诞生基础。

 

有关预测准确率

 

关于准确率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职业能力评定问题,如果一个职业者对于他本行看法准确率都达不到50%,显然不仅仅经济工作者,干哪一行也不是一个合格者。一般合格者准确率应该达到70%以上,优秀者应该达到80%以上,顶级分析者应该达到90%以上。长期准确率没有达到70%的应该选择干其他行业了。准确率达到100%是不可能的,不论他持有何种分析方法和手段。这是一个概率问题,也是一个事物规律问题。如果有人说他的预测从来没错过,他的方法无往而不胜(无论来自西方还是东方),并且很神秘,那我们就当他是个骗子。因为这不是在讨论预测的问题,而是转移为讨论如何洗脑、控制他人思想和套取财富骗人的问题。预测有高人,但是没有圣人,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