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40)

分析的力量(40)

 

政策博弈与套利

 

政策博弈是近些年经常被提起的一种说法,反映了市场经济的复杂性,表明任何政策出台都应是在一个互动、争辩、妥协,再互动、再争辩、再妥协一个复杂过程。而政策博弈又分政府内部部门之间、上下之间,以及政府与相关政策所涉及的市场主体之间博弈。政府内部之间的博弈一般大多表现为非公开的情形(有时情况也会被媒体披露),而政府与市场相关主体的博弈基本处于公开或半公开情形。

 

透明度高的社会,政策出台前的辩论和游说阶段基本处于公开或者是在相对法律容许方式进行(但是依然不能排除用灰色和法律规定以外方式进行),这样出台政策相对透明度高、反映内容比较精确、可操作性强,市场主体容易与政策接轨。而透明度不高的社会,政策出台前的辩论和游说阶段有太多模糊地带、潜规则盛行,因为虽然存在所谓民主程序(这个程序仅仅负责撰稿和意见反映),其实最终还是某个关键人物最后“拍板”。由于整个过程透明低,暗战普遍性强,充满某种“交易”,因此过程正当性、公平性、正义性不高,即使政策内容反映实际,但是由于透明度的问题,仍然容易形成“被怀疑”或“背黑锅”的局面。政策制定者总有所谓“费力不讨好”的困局。

 

一个社会透明度差别,也是人文生态差别。是一个敞开的博弈,还是一个闷头的博弈,意味着是否是在释放和解决更多问题,还是埋下和压抑了更多的问题。社会有没有“戾气”关键看博弈的透明度,以及公共事务参与感是否存在。如果政策制定不是在博弈过程产生,而是完全是政策制定者说了算,其他主体只能执行,没有任何博弈和参与感,那么必定政策与市场无法形成良性互动,那么必然是产生对立和隔阂,一旦出现某一时间上出现阶段性放松管制时刻到来,那么潜在民间“戾气“就会出来,肆意妄为。这是显然是一个长期压抑的结果。

 

一个社会是否可以公开的博弈,这不是一个文化的问题,而是一个文明的问题。文化可以给以我们某种精神上的特质,但是并不能规范我们的四肢的行为,而文明是给我们带来行为规范准则。文化必须是拥有“独特性”才能存在传承下去;文明则必须是尊重“普世性”价值才能使得这个社会进步。文化是群体特质,文明则是公共道理。成熟社会是把文化和文明作为两个不同概念进行诠释的,而非成熟的社会经常把文化和文明作为同一概念来说。成熟社会是一个可以通过公开程序进行政策博弈的,而非成熟社会要么没有政策博弈(或者说只有政府内部政策博弈)、要么就是私下博弈,即“行贿”模式博弈。

 

由于政策与市场存在某种特殊依赖关系,并且政策经常涉及“利益”分配、“利益”走向、“利益”的格局,因此必然由此出现“政策套利”的活动。这是市场主体各方对政策的“利用”或者说是“为我所用”、“为我解读”。这种套利当然是以经济利益为主,形式是以投机方式进行的。

 

“政策套利”过程充满各种形式,有的是通过所谓“内幕”信息或“内幕”交易提前得到政策内容进行,所谓不对称信息下市场套利活动,显然这是一个公开法律所不容许的行为,也是一种不平等竞争手段,也是损人利已行为。有的则是充分放大政策某种作用,刻意制造某种市场热点来进行公开的套利活动,这是利用被放大舆论信息(即灰色手法),让市场为某个概念热血沸腾出现“羊群效应”。美国市场机构投资者利用美联储三次QE政策,制造的美国股市近年牛市,即公开的投机活动(即美联储背书)就是采取典型“政策套利”活动;八九月份中国资本市场的“上海自贸区概念”登峰造极式炒作,也是这种“政策套利”典型代表。这种“政策套利”市场放大和炒作的力度,取决于政策“新鲜度”以及政策“级别”。所谓政策“新鲜度”是指该政策内容和形式是之前从未有过事情,具有夺目“陌生感”,因为只有“陌生感”,才能有市场想象空间,才能激发热情,才能登峰造极。如果都在预料之中,那么意味着有了明确界限、坐标和边界,那么无法让市场跟风。所谓政策“级别”就是指该政策制定者是哪个政府层面制定的。是国家最高层面制定的政策,还是政府某个部门制定政策。是国家整体政策,还是某个行业政策,这将影响到市场套利宽度和力度。显然国家重视的或者说是国家最高领导重视的,那么意味着政策套利力度就会更大,换句话说就是政策套利者在市场表现时更加肆意妄为。美国市场美联储首次推出QE时的市场套利活动是非常疯狂的,短期市场涨幅也非常大;中国市场“上海自贸区”概念炒作也是如此,因为市场投机者认为这是“新总理”一个国家最高领导之一,最为重视工作或者改革“突破口”,有如此的“背书”,显然是一个“千载难逢”政策套利机会,也是投机活动所谓“安全期”,因为管理层(一个政策部门)不会在此阶段,干涉市场的投机活动,即使有些过火,也不会有追责的可能。

 

政策套利确实经常使得政策制定者处于尴尬的局面,觉得被市场所利用,出现了政策偏差和政策后遗症。政策制定者看到了市场过度解读和放大后景象,因此有时会影响之后一段时期政策出台频率和内容力度。美联储在首次推出QE之后的两次QE政策出台解释中,用词就非常在意和谨慎,就是担心被市场过度扭曲。这次“上海自贸区”炒作疯狂程度,是否也影响之后政策制定者的政策步伐和政策内容,恐怕还要拭目以待。而市场方面,市场参与者认为平常经常受到政府管制,一旦可以利用“政策套利”机会,必然要狠狠地“咬上一口”。这是一个社会“非正常”平衡方式,虽然看似心态比较扭曲,但是这是一个市场现实,中外皆然。

 

政策博弈和政策套利不会因为某种负面影响就会消失,只要有政府和市场存在,那么这种博弈和套利情况就会持续下去。唯一变化或者是差别则是博弈激烈程度和套利疯狂程度,一定呈现出周期性、循环性的特征。职业分析者必须了解这个周期性和循环性的基本特征,帮助自己和帮助客户了解市场信息并且把握市场机会。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