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44)

分析的力量(44)

信息源的评估

 

作为职业分析者每天都在阅读或观看大量文字和图像信息,并且有时为了工作还需要走访和调研,通过人与人的接触、市场直接目测观察来获取所需要的信息。随着职业时间推移,一般职业分析者都有所谓自己“固定信息源”,这是经过长期删选的结果,也是相对信赖信息依靠。一般如果不出现信息大的偏差,职业分析者是不会轻易放弃这些消息源的。这些“固定信息源”包括每日必读报刊、每日必去的网站、以及经常搜寻查阅数据库。还有经常光顾和走访的市场和消息人士。

 

我们提到“固定信息源”是经过长期删选的结果,那么意味着职业分析者已经通过长期实践和观察对相关信息源做了评估,使得或存在一种信赖感。但是这些被删选过的“固定信息源”,只能作为基础信息或者称之为精华信息存在。但是如果完全依赖这些,也会出现思维固化、情绪单一、认识偏窄、缺乏灵活,被信息源所左右的问题。因此新的信息源的开拓和更新将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人的惰性、依赖感和安全性要求,有时在新的信息源扩展时,变得犹犹豫豫、患得患失。信息源扩展问题确实是一个难题,如果没有相对固定消息源,那么职业分析者就没有分析的安全感,总是处于漂泊之中,而固化消息源又容易出现僵化的问题,所以更好方式就是不断地筛选,让所谓“固定消息源”的内容不断地扩大,这里固定是指评估后结果,而不是把现有信息源固定了而不再扩展了。

 

一般现在所指的消息源包括纸媒体信息、互联网信息(含视频)、电视信息、图片信息、图书馆信息(历史资料)、专利信息、谈话信息(含面对面交流和侧耳听到的)、以及调研时的目测信息。信息来源不但包括国内也包括海外,因此职业分析者应该至少除了母语以外掌握一门外语(常规字典和专业字典应该成为标配放在办公桌上)。职业分析者是分析信息的,而信息也是一种语言,因此提高语言水平(认识、领会、写作、运用、表达)是职业分析者提高职业素质必修的课程,优秀职业分析者既是信息大师,也是语言大师。分析说到底既是内在思维活动也是语言的艺术实践。好的信息分析充满语言个性和语言张力。

 

有了固定信息源确实给分析工作带来了便利,但是日常信息尤其是突发事件信息并非都来自那些固定信息源,或者说事件信息经常会出现多信息源的特点,这是由于媒体的强烈关注,以及媒体之间竞争造成的急剧信息爆炸局面。因此评估信息源必然是一个重中之重工作。

 

信息源评估包括信息来源评估和信息内容评估两个方面。信息来源的评估首先新的信息源的出现后应该评估是它与事件距离是否是最近的,就是所谓信息现场感如何;其次是过往类似信息这个信息源是否有过报道或披露经验,即信息源是否非常专业或内行;三是这个信息源以往行业或职业信誉如何,即信息采集或披露是否比较严肃和严谨。信息内容评估首先是内容是否合理、事件是否有明确脉络(时间、地点、人物)。其次是建立事件人物关系方圆图,即事件为中心(圆点),把根据事件所涉及人与事件中心距离描绘出来。三是当事者信息和旁观者信息评估。

 

信息来源是分级的,这个级别不是高低概念,而是距离的概念。比如一个政策出台了,显然制定该政策官员是离这条信息时最近的,它的发言信息级别就高,相对而言可信度就高。但是实际情况参与政策制定的官员是很少出来讲话的。那么还有谁离这个政策制定比较近,政府内部智囊(专家)也许是仅次于政策官员最近的人,那么他的讲话与解读虽然比官员直接讲话信息级别低些,但是仍然是一个比较可靠参考。有时不但政府官员不出来讲话,政府智囊也不出来解释,那么外围专家(或行业专家)的解读也可以作为参考,但是比之前两者信息级别就会有所降低。再比如一个事件信息,内容越丰富报道参考性就越强,其他跟风式报道,没有独家信息的报道参考性就不强,信息参考级别就低。细节越深入报道,参考价值就越高,尤其对核心的当事者的报道信息。而报道旁观者信息也是非常重要评估重点,因为这是事件信息必不可少细节和现场氛围体现。当然突发事件信息中,必然会出现所谓“口头传言”,特别是互联网时代,发布信息便利性、使得一旦社会关注力集中在某一事件时,人类爱热闹“起哄”情形必然要出现,其实这是部分人一种情感宣泄方式,追求一时做信息皇帝“快感”和“昂奋”,编织一个信息谎言的梦,让自己和他人陶醉其中。这种谎言一般都是编造者自身想法以当事者说法体现,编造者并且在暗处观看有多少人去信这种骗局,在一旁偷着乐。如同假冒名人说话一样,是一种编织者内心自大又自卑表现,这是一种人格分裂。可是这样情况在我们这里屡见不鲜,而在其他国家并不常见。群体人格扭曲影射着社会的价值体系扭曲。

 

信息源的评估这种思维方式其实借鉴了军事情报分析的工作流程。因为信息源也是情报源,是情报分析最根本的出发点。如果情报源不能保障情报质量、情报级别不能准确恒定,那么情报分析就必然无法保障质量,就不能合理分配和使用分析资源。军事情报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暗斗领域,那么必然存在激烈博弈,不但情报有质量问题,还有可靠性的问题,甚至有敌方为了迷惑我方故意设置投其所好“情报源陷阱”。其实当今经济、金融市场利益纠葛越来越大,剑拔弩张态势从未减少过,因此利用“信息源陷阱”获取竞争优势并不少于军事情报领域那些暗战。因此对于信息源评估绝不是多余的事情,这是分析战场上首先要拿下山头。只有识别对手,才能有效地战胜对手。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