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分析的力量(53)

分析的力量(53)

国际政治信息分析

 

在全球化的今天分析者不可能仅仅了解本国信息就能应付日常分析工作,而是信息收集和信息分析国际化才能更有视野、更有见地完成好信息分析工作。国际政治信息分析则是职业分析者国际化信息切入点,也是以全球角度看待国家之间的问题和本土内部问题分析实践。职业分析者并不是政治践行爱好者,但是应该是懂政治运作解读者。从政治信仰角度而言,他们应该属于“无组织,守法律”政治观察者。明确的政治信仰,也意味着有着明确立场;属于某个政治组织,也意味着需要遵守某个组织基本主张。而职业分析者职业或道义上要求信仰和分析必须拥有独立性。也就意味着没有某种特定预设政治立场和必须遵守政治性的组织纪律。

 

国际政治信息分析一般涉及两个基本问题。这两个基本问题,一个是国际问题的知识点,另一个是国际问题的分析态度。所谓国际问题的知识点就是指在分析国际政治问题时必须了解国际知识。这些知识包括(1)国际组织,比如联合国和相关机构、世贸组织、北约、上合组织、东盟、非洲联盟等等;(2)国际法,比如国际法庭、海洋法公约、外交人员豁免、国际战俘和人权法律等等;(3)一国政治体制,比如政党特征、选举制度、议会制度、总统制还是内阁制。(4)外交习惯与他国交往特征。一国在国际交往中(或博弈中),最显著特点与方式,比如美国、日本、朝鲜、菲律宾等等(5)国际历史遗留问题,比如南北朝鲜问题、希腊和土耳其领土争端、中东国家与以色列关系等等。(6)国家领导人思想、性格与行为特征,比如美国总统、德国总理、俄罗斯总统与总理等大国领导人等等。还有一些特殊国家领导,比如朝鲜、非洲、南美、中东等等。(7)一国民族历史、性格与特征。

 

国际组织、国际法、一国体制可以在网上搜寻到其中名词解释。外交习惯与他国交往特征,必须通过专题研究才能更好地了解,其中国家之间博弈大多采取历史案例研究得到规律性东西,包括一国常用的博弈手法(与该国体制与文化有关)。比如古巴导弹危机、朝鲜核问题、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等等。国家领导人的了解一般通过传记或媒体专题评论得知。特别需要指出的,通过历史性典型案例专题研究和了解,是最好的效率最高学习国际知识方法。尤其二次大战后的一些经典国际案例。案例研究不在多,典型案例透彻分析一个将带来大量的国际政治知识和经验。然后根据这些知识和分析经验,以目前国际热点问题作为实践标的,进行分析预测实践,看看自己运用知识的能力效果如何,并且在实践中进一步学习相关知识点,进一步积累经验。每个分析者都会发现,当你经过一个国际政治问题分析后,并且总结其中实践经验,回头再分析本土问题时,你的视野、你的分析角度、你的判断问题能力都有明显变化。分析问题更加轻松、更加透彻、更加理性、更加有力了。

 

    做任何事情态度决定一切。所谓国际问题的分析态度是指在分析国际问题时应该持有何种态度。这种态度将决定分析结论方向和内容,以及立场和价值取向。职业分析者合格的标准只有一个就是分析和预测的结论,能够经得起未来发生事实的检验。在国际政治信息分析中,必须避免一些认识误区,因为不恰当认识可能影响分析态度,从而影响分析结论。不恰当认识来自顾虑和扰动因素。这种顾虑和扰动因素一般与意识形态、种族文化有关。首先分析国际问题,分析者必须忘掉自己国籍身份、以全球者身份来看问题。否则必然有不能颠覆预设立场,必然有禁忌语言和问题禁区。其次把国家与政府不看做是一个概念,并且完全分开看问题。由于国家是至高无上的,很难用评断尺度来衡量它。但是评断政府则是可以用尺度来衡量的,比如政府外交政策在某个具体问题处理上是不是恰当?政府在某个国际问题走势上是否判断上有误?政府在一个国际谈判中争取本国利益是否足够?等等。如果把政府就是看做就是一个国家概念,那么很多问题就无法谈了,也无法分析了,更谈不上总结和监督了。政府不是圣人、无论什么体制下的政府都会犯错误,这是常识。但是也不能因为政府可以批评,在外交问题上动不动就给政府的行为简单批评或评论为“这是卖国行为还是不卖国行为”。这种戾气妖气情绪化非常粗暴言论,作为理性分析者必须避免。一个国家在外敌入侵时或者极度殖民化时爱国还是不爱国才是一个选择问题。在其他大多数时间里,频繁使用爱国这个词汇,其实并不是在谈爱国本身问题,而是想满足其他诉求。爱国庸俗化的后果是,真正需要爱国时,人心散了,被大量内部问题肢解了。每个人都有自己国家,在一生中真正选择爱国还是不爱国的所谓尖峰时刻恐怕也就是一两次,而不是一个需要天天选择的事情。其三是分析目光不能局限性。比如看似两国双边问题,但是分析者不能简单地认为就是双边问题,也许是个多边问题,信息收集时必须更加全面。至于一国政府为了解决问题,把事态控制为双边问题,则是另外一回事,那是分析标的行为或者博弈手法体现。是当事者外交行为和策略上需要注意的问题,而不是分析者考虑的问题。分析者必须与当事者在情感上形成间离状态。双边当事者在外交问题上屏蔽一些对自己不太有利信息,并不是一件所谓丑恶行为,这是一个自我保护行为,任何政府都会做这样事情,分析者在这个问题上不要做所谓道德评判。注意力放在更多信息发现上(当然包括被双方屏蔽信息)。比如现实正在发生朝鲜核问题,显然已经不是朝鲜与韩国和美国问题了,中国、日本、俄罗斯都不能独善其身。如果局限于前者那些国家之间争斗解读,显然可能出现战略性失误,甚至导致误判。另外关于防空识别区问题、南海问题不管主观如何想,但是客观上已经是区域性问题,并且涉及国家已经不是双边问题,而是一个多边问题。如果问题激化,区域性问题也会上升为全球性的问题。这些问题演变更大风险是由原来多重焦点,变成单一焦点,由双边承担各自责任,变成一方被指责的问题。解决国际政治问题的信息局限性的问题,就是要不但当事方信息需要了解(立场与态度),周边国家信息(反应与评论)也需要了解,包括虽然不是周边国家,但是属于全球有影响国家对此问题反应更需要了解。一旦信息全面了,没有信息盲点了,有些情况就自然而然看清楚了明了了,国际政治信息分析尤其如此。国际问题本身并不复杂,并不高深。没有充分信息,简单问题会变得复杂问题。只有信息充分信息是解决分析问题之道。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