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中美正在进入事件性摩擦高危时间段

中美正在进入事件性摩擦高危时间段

美国有线新闻网(CNN)今日在新闻节目播放其记者随美国军方侦察飞机在南海地区拍摄所谓中方建设岛礁画面,以及中国海军警告美方侦察机录音。加上美国近日公布“天大教授”商业间谍事件信息。不得不让人感觉到,一种精心策划行动在酝酿中。美方似乎为了某种特定目标或目的先导舆论战已经悄然开始了。在南海中美出现军事战斗(非战争)事件性质摩擦概率正在上升。从美国内情况来看目前来看,政治上正在进入新一轮新总统竞选初始阶段需要国际话题刺激,金融市场股市处于历史的高位区域,遇到突发事件可以借机洗盘,同时为美联储加息政策有了腾挪时间和替代市场调整作用(替罪羊)。美国主导TPP谈判目前处于非常敏感阶段,需要一些事件来进行刺激,南海地区事件有利于刺激谈判进展(所谓为亚洲盟友出气,可以得到亚洲相关国家回报),无论在南海发生怎样冲突结果,在事件上美方有所损失或者占到便宜,对于南海周边国家美国形象上似乎都会加分。让中方处于怎么干都处于不利的地位。在南海发生事件(尤其在中方的岛礁附近),美国可以通过事件使得中方在增量上不能再继续(存量美方深知不可能改变)。因为事件发生后必然双方需要谈判,一个事件本身处理,另一个不在进行新的行动。军事上由于中方没有可以作战航空母舰,这些岛礁离海南岛相距甚远,飞机作战半径受到非常大挑战。现有军舰和岛礁军事设施,在没有空军帮助下,军事上赢面被大大压缩。而美方海军优势就完全显示出来的。同时在东海出现防空识别区后,美方一直担心中方在南海也发布类似防空识别区,如果在中方公布之前出现“军事事件”那么对于中方公布南海识别区是一个障碍(事件发生后此类行动就被看作是属于升级行为)。在岛礁一带发生摩擦,从国际法上(海洋法),似乎美方容易在国际上找到同情的声音。在国际舆论上,美方似乎有着比较大底气(之前菲律宾、越南都采取了相关行为)。另外中美今年两个即将重要事件都在美国举行,一个是6月下旬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另一个是9月份中美领导会晤,从环境角度而言,如果在南海发生一次性事件对美方比较有利。根据中美建交后军事性质摩擦以往案例来看,都是美方主动引起事端。比如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事件、中美南海撞机事件,美方此次手法(邀请CNN记者)会有所改进或调整,将美方损失降到最低,让事件的杠杆效应发挥到极致。由于存在这种高危时间段(未来90天),对于中方而言今年不发生中美任何事件性冲突(尤其军事性质)是最为有利情形。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