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美国大选中的统计

美国大选中的统计

美国是一个喜爱统计的国家,总统大选也不例外。每次大选之前和之后都有形形色色的统计,投票统计分析从党派结构、中间选民、各州分类,年龄结构、收入结构、宗教信仰、族群分类、肤色分类等等事无巨细地都有报告。部分大学也有研究相应的学者和专业选修的学生。美国同时也是喜爱电视辩论秀的国家,从商业角度和传播角度,美国大选这样好素材不可能不被充分挖掘和使用,它也是传播学、广告学和政治演讲学课堂的教学案例。电视辩论从投票角度而言,主要是巩固基本选民即党派原教旨类选民,同时让意见倾向些不明中间选民做出站队选择。电视辩论可以缩短之前民意测验候选人差距,但是出现颠覆性可能性也不大。一般国家选举中间选民比例很少有超过30%的,大多在15%以下,尤其美国这样两党政治的国家。这次2016年美国大选也被称之为两个烂苹果要选出一个烂总统选举,中间选民比例也不大。但是由于美国选举属于选举人票方式,即每个州属于赢家通吃。因此在某些特定(势均力敌或称之为摇摆州)的州中间选民倾向就非常重要了。

这次希拉里与特朗普首次电视辩论创造了新的电视辩论观众人数8400万人的纪录,美国人是否重新回到上次创造纪录1960年投票率恐怕未必,因为美国的投票率一直在西方国家属于偏低的,投票率趋势属于下滑的,只有1992年克林顿和2008年奥巴马上台时,投票率有所反弹。这次2016年大选两个候选人都有些差强人意,收视观众创新高,恐怕与观众好奇心有关,而不是像1992年和2008年有一种强烈需要改变“国家命运”使命和改变的危机意识。这次有点属于看“马戏味道”。

选举统计也是揭示人类行为学或者一些特征良机。比如很多国家选举统计中发现在投票人群,有千分之一的投票人属于表面看是中间选民,其实属于叛逆类型选民,即通常的讲的“你说东他偏要说西”那一类人。如果你们大家喜欢特朗普,我就和你们不同我就偏偏喜欢希拉里,这样根本不是有明显政治倾向,而是表现与众不同。其实生活中和一个机构中在讨论问题时也能发现这样的人,为与众不同而与众不同,与反对而反对,这样的人有自己的逻辑和特殊兴奋点。在选举投票排队时,经常充当高升喧哗者,强调自己与众不同态度和意愿,直到工作人员制止为止才能安静下来。这样的人年龄大多时是中老年人男性偏多。

研究美国选举是了解美国民情的最佳途径之一,同时通过各类或者另类选举统计也能了解人类群体行为、个体意识和大众心理规律性事务,从而对分析和研判事态未来趋势有着直接很好的帮助。

图1:美国1960年-2012年总统大选投票率 

图2:美国大选1976年-2016年电视首轮辩论与投票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