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张寅:在公众面前,职业比专业重要

张寅:在公众面前,职业比专业重要

 一场疫情来了,专家被请到公众面前答疑解惑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人们从他们表达中,得到了很多资讯和建议。那么最近为什么还出现了对专家一些说法的批评意见,以及一些专家自我澄清和纠正自己一些之前不严谨说法的问题。实际上它表明一个面对公众交流,与行业内部交流不同点,即面对公众需要的是职业,而行业内部交流才需要的是专业。

      一个职业向公众谈问题,一般谈确定性的东西,不谈不确定性的东西,这样给听众以稳定信息,而不是让人听后觉得更加不确定。描述情境只谈大概率事件,不谈小概率事件。同时说话要通俗易懂,不能以抛售大量专业词汇为荣耀,因为公众场合不是学术大厅,也不是专业人员之间的交流。专业人员交流一定是即谈确定性东西,也谈未知的东西,即说大概率事件(统计数据)、也说小概率事件(单一样本),面对公众更多的是给直接信息,而不是学术性需要相互讨论信息(本身知识就不对称)。职业和专业的界限这次表现的非常模糊,因此容易造成公众信息困扰。

      比如气溶胶传染问题,专家某个冒然提出这一概念,给听众以空气都可能传染错觉,无形中造成了恐惧,后来另一些专家表明气溶胶一般是在医院,新肺重病者患者比较多,空气自然有大量气溶胶,容易出现交叉感染和医护人员感染。也就是气溶胶是在特定环境下的存在的,而不是大多数环境存在。实际上是提出了一个医护人员防护的问题,属于专业性质问题,不应给公众说的问题。因此在公众面前谈这个问题非常不职业,但不能说这个事情不是专业问题。

       我们在再举一个例子,关于潜伏期的问题,钟南山院士的报告了,提出了一个统计,即潜伏期的中位数是4天,在这里说明一下中位数是一个统计概念,比如房地产也用,并非是一个医疗专用概念。但是一些媒体非要强调报告中提到一个潜伏期的24天说法,因此钟老不得不反复澄清,那是一个1000多例样本中的唯一一例,即我们之前说的这个数据属于小概率事件,大概率的是4天,钟老没有错,报告不是给公众的,而是登载学术期刊的,就是我们说的,专业场合谈问题的特点。

       我们这次很多专家表现的非常不职业,但你不能说他们不专业。世卫所在地与我们有很长时差,如果你每天去看世卫新闻发布会信息,会发现大多数回答问题,就是之前我们某个专家谈的一个疫情话题,世卫专家们不得不为全世界的人去澄清,或者说应该怎么去表达疫情话题。比如关于无症状传染的问题,韩国籍世卫专家就认为,不应该给公众谈这样样本不多案例,专家应该慎言,否则容易造成新的恐慌。关于流感病毒的来源问题,我们的专家有很多说法,但日本籍动物疫情世卫专家明确地说,在人类没有这个病例多年之前,在蝙蝠身上就发现了这种病毒。

         职业道德、职业操守概念建立取决于社会文明程度,也就是通俗地说,一个社会政治家应该像政治家、律师应该像律师、记者应该像记者,医生应该像医生,没有业余的职业。专业精神与工匠精神,它们不能等同于职业精神,职业精神是一个职业的底线,专业精神和工匠精神是对一个职业内部的高阶要求。全社会如果有了普遍的职业精神其实也就意味着社会基本底线就有了。(原文登载于2月13日本人新浪微博)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