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大选之前(二十四)

大选之前(二十四)

Facebook近日在“舆论控制”上动作频频,先是限制了关于改变“大屠杀”历史定论的评论,然后是关于“疫苗是非”奇谈怪论(反科学)。而给特朗普总统一些在Facebook的讲话也贴上“警示”标签,与此同时推特也对特朗普总统给了同样“待遇”。当然这一切不会改变特朗普总统在发言方面的我行我素。

我们都知道特朗普总统也被称之为“推特总统”或用“推特”治国总统,但是最近特朗普总统对推特和Faceboo都表达了不满,他的说法就是,长久以来这两个平台对于共和党或者保守派(他定义为以美国优先)的人一直不够公正,即表达常常被阻碍。与此同时拜登也以民主党人角度给予这两个平台严厉地提醒,以往这两个平台对于特朗普总统及共和党言语发布随意,并且间接鼓励特朗普式的“谣言”。拜登和民主党人当然对于一种流传很广说法耿耿于怀,那就是民主党2016年的失败,都是特朗普和共和党利用互联网蛊惑的结果。

上周美国国会发表了关于互联网巨头垄断市场大型调查报告,关于分拆这些巨头的说法已经浮出水面,虽然由于大选之前,两党竞争激烈,焦点不再此话题,也不是双方可以利用供给对方题材,因此被舆论所忽略。但是无论特朗普总统继续执政,还是拜登走进白宫,他们当政之后,治理互联网巨头则是少有共识之一。作为他们个人打算修理互联网巨头理由可能各不相同,也会导致处理的结果有所不同,但是互联网巨头未来像现在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则是不可能的。

特朗普总统修理互联网巨头“非理性”成分,或者大交易成分会比较大,这是他的个人性格和处事方法决定的;而拜登如果上台会按照固定垄断裁决程序,进行可知路径法律博弈。但是他们的任何个人色彩都会以政府方式出面,自然互联网巨头同情者或中立者,都会指出这是“看得见的手”再出手。也一定是一个议论纷纷的事件。

那么美国政府与互联网巨头博弈状况,就会呈现几种可能或结果。第一采取零和博弈,即政府完全得胜,被指明互联网巨头被分拆。第二采取合作型博弈,互联网巨头被限制、政府放弃分拆。第三种混合博弈,有的被分拆、有的被限制、有的则安然无恙。我们看看亚马逊、Facebook、微软、苹果这些企业都是被频繁点名的,命运会是怎样,将一定是在大选之后美国国内一场大戏。

Facebook最近这些频频动作,我们似乎感觉它并不完全为大选之前不招惹两党候选人的不高兴所为,而是为大选之后的超级法律博弈再做准备,为什么其他巨头没有做准备呢?我们看看Facebook那个领导在国会之前听证会上的表现就会明白了,这个人聪明的特点了。

拜登民主党对于互联网巨头有那么狠吗?他们的狠看似是因为2016年失败推特之殇,以及特朗普总统推特不走正路治国韬略无可奈何,其实他们悔恨自己,本来互联网真正大发展时期或者第一代互联网(门户时代),正是克林顿总统的政策得以实现,甚至改变了美国政治的金主的构成,开创了一个互联网科技时代。到了互联网第二代(移动和社交)民主党反而变得跟不上时代了。而特朗普总统在竞选时,听了新一代大众传播者,采取了互联网模式进行了大选,才有了2016年胜利。特朗普总统真的爱互联网吗?我们看看在他嘴里称赞过的,甲骨文、微软其实都是第一代技术公司,他总是挑刺的则是亚马逊。我们明白了,特朗普总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只要能胜利什么好用就用什么。并且给他主意这些的人,也都是非传统意义中规中矩的人,加上2016年我们谈到过了美国草根已经压抑了太久了,需要新面孔,因此被长期边缘化人群,加上属于边缘类别政治新星,合力促成了只有在“选举人”制度下才有可能胜利的大选。

如果这次特朗普总统输了,并非拜登如何强,而是特朗普竞选已经没有奇招了(只能用一次),其次那就是支持他的草根分化了,我们看看前一段为了黑人上街的,显然草根有很多人,那些人中有些去推导了有争议“历史人物雕像”,有些提出限制警察权力,但特朗普对这些部分草根评价则是非常刻薄。相信其中一定有在2016年投他的票的草根之人,那么听到他的评论,包括对白人至上的默不作声态度,都会对选票有所影响。影响特朗普总统再次大选最大梗,其实就是疫情,反过来也是一种检验美国民情的机会,就是说,如果特朗普总统再次当选,说明美国人(至少半数)对疫情的重视程度,并非是放在第一位的。

互联网巨头面临后面麻烦,其实美国媒体报道都非常少,美国媒体通常报道企业负面信息,一般都是涉及道德层面的,比如员工或工会。普通民众并不太关心互联网巨头命运,他们只关心如果涉及自己消费者权益方面的事情。

美国政府治理互联网巨头,还是从经济长期发展,垄断会造成竞争力枯竭角度去考虑,并且美国有反垄断历史传统。另外第二代互联网巨头,还拥有比政府还大数据库,这个威胁则是全球政府第一次遇到的棘手问题,因此Facebook提出推出Libra稳定币的时候,各国一直反对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互联网自由言论以及发布平台不打算负责,造成了准“无政府主义”状态已经成为各国政府的难题,都不知如何解决,那么互联网在伸向传统意义上的货币发行,那么所有政府就会感到了无比存在危机了。而以欧盟最为着急全球数字税,已经在20国集团得以认同,其实所征收对象就目前看,大多都是美国互联网跨国公司,美国也不得不认头了,这一点耐人寻味。

在去全球化的过程中,本来治理主要对象是传统跨国公司,而贫富差距解决之道是会从国际金融跨国公司造成经济过度金融化开始,由于有了治理互联网跨国公司这个更要紧事情,反而那些公司逃过了一劫,你会发现,对于这些大公司焦点不再他们身上使其舒了一大口气。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