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新冠疫苗倒计时(九)

新冠疫苗倒计时(九)

新华财经1125日消息,中国国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石晟怡表示,中国国药集团已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了新冠疫苗上市申请。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第二副本部长权埈郁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预计最快年内着手进行三种国产新型冠状病毒疫苗临床试验。权埈郁还表示,政府以供应3000万剂新冠疫苗为目标同全球制药商进行谈判,民众不必为此感到不安。

欧盟行政官员24日表示,将与Moderna签署一份多达1.6亿剂试验药物的合同。这是欧盟委员会与制药公司达成的第六份协议,允许27个成员国在注射完毕后购买超过10亿剂。

拜登今日在接受NBC采访时表示,他不会下令起诉特朗普(符合政治惯例)。他又说,我们是与病毒作战,而不是彼此(道德制高点)。

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一个疫苗注射中的一个责任归属(或法律)问题,因为很多国家在疫苗注射问题上,采取政府买单免费注射(全民)方式进行。讨论的方法,我们采取情境假设。

首先我们知道疫苗在各期(一般为三期)实验时,一般采取招募志愿者方式,志愿者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与疫苗研制者(药厂或生物制药公司)签订协议书,只有极少数情况有政府鼓励或牵头签约的(在这里不做讨论)。协议书有双方责任与义务的规定,其中赔偿条款一般都比较苛刻(涉及志愿者部分),也因此能够证明参加的志愿者确实思想境界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其次、在政府买单免费注射疫苗时,医疗事故第一责任人,显然就是政府了,虽然政府与疫苗制造者(发明或生产,尤其生产),订有详细条款的购销合同,也一定有责任分工。但是对于注射者,如果这个推广或宣传是政府,那么第一责任就是政府。这也是政府买单注射疫苗的风险之一。

第三、政府免费提供疫苗又会分成,强制性注射和自愿注射两种,强制性注射(大多数国家可能性不大)政府对医疗后遗症责任更大,自愿注射相对责任较小。当然政府也可以采取间接(或隐性)强制性措施,比如没有经过疫苗注射者,不能出国旅行等等。

在目前发达国家社情条件下,如果不是强制性注射疫苗,那么其中的“非注射比例人口”,就不可能达到群体免疫效果。自愿免费注射其实与自愿付费注射器结果差别在一些国家,尤其发达国家,群体免疫效果可能差别并不大。政府付费疫苗交给公共医疗机构或商业机构(发达国家)运作执行,将是大概率事件,但是全链条监督就变成了一个不可回避问题了。

第四、来自疫苗本身可能存在以下几个场景:1、医疗事故。其中也分几种可能性,死亡、副作用、后遗症等等。2、失效和无效(无作用)。失效是指,经过一段时间后(一两月后),在有效期内感染病毒,没有达到疫苗说明上的水平。无效(因为不可能有百分百疫苗),是指注射后很快(一两周内)就患病。那么以上情况如何界定和如何责任处理,也是在疫苗实施过程可预见的情形。

第五、在一些国家还存在非法移民和边远人口注射问题。政府如何安排、以及连带的责任归属问题。政府如果非常担心责任追述问题,是否因此在人群考虑上就会下意识在范围上选择缩小的等等问题,也是可以事先想到的场景之一。

面对全体公民与面对志愿者注射疫苗是完全不同场景,因此责任归属更加复杂和多样,政府必须事先有所预料,同时克服自找麻烦的畏惧心理,做好各种应对方案。注射疫苗者与新冠病人的就医,也是在完全不一样心理状况下的所为,因此他们对待“打针”的态度也是完全不同的。一个是“自由”的选择的,一个是“不得不”接受的,所以注射疫苗宣传上就要花上十倍的功夫,但是也可能与疫苗疗效实际水平会形成剪刀差,这也是政府买单疫苗风险之一。

这是人类历史上即将第一次在全球范围内超大规模注射一种(新冠)疫苗,过程中发生这样那样的问题是必然的,也相信人类智慧都能够处理好,让人类浴火重生。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