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拜登周期

拜登周期


      1月20日拜登进白宫无悬念,特朗普总统承认交接必须等到参议院选举票表决后。这个基本判断在财新本人博客的系列文章“大选之前”和“疫苗倒计时”中反复提及了。私下交流中,关于选举欺诈问题,当我提供三个信息,近三次美国大选都邀请国际和欧洲监督团;每个县点票现场都有两党监票人在场;最激烈竞争几个州,一半是共和党人执政后,大家就不说了。因此宏观和中观层面不存在选举欺诈问题,微观一定有记错票的事情。

       那么很多朋友会问,我们不了解这些信息,难道特朗普不知道吗?知道,但是他为了保持与七千万支持者联系,为以后东山再起,他用了商业上“粘性”客户手法。我们不要忘了他是商业人士出身,很多策略都是商业营销手段。这是很多分析者知识盲区。

       国会事件前后彭斯和蓬佩奥,以及特朗普核心层人士,纷纷表态与特朗普划清界限,被很多川粉称之为叛徒,其实这很正常,因为这些人与特朗普最大身份区别是,他们都是职业政客,如果你理解什么是职业政客,那么他们在这个大是大非前选择会觉得是正常的,是对自己和美国历史习惯负责之举。之后众叛亲离还会继续。

       由于美国国情已经在深刻变化,拜登上台后会刻意与特朗普做法不同,但两年后当有一天大家发现,拜登做事手法有点越来越像特朗普某些方面,至少我不会感觉到意外。

       从任期角度而言,拜登很可能和特朗普一样是过渡政治人物。虽然他们完全不是一类人,但面对美国内部剧烈变化期,政治人物很难在总统这个位置长久,他的年龄则是次要因素。

       美国内部处于激烈变化期,周期长度可以参考反越战抗议时代,它起源于六十年代中期,结束于里根上任前,经历了几任总统。特朗普周期结束,也许才是这个调整长周期过了四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的时间长度。

拜登到来,特朗普的离开,在这一时刻,你听到他们讲话的内容,包括特朗普夫人离别演讲,再次呈现“双正能量”的景象。特朗普没有参加交接仪式,行为很特朗普,破坏性重构,但另一个传统他继承了,就是留给新总统一封亲笔信的惯例,具体内容目前还没有披露。

       林肯纪念堂前悼念新冠病毒死者仪式和就职仪式上22岁黑人女诗人“我们在登山”朗诵是全天泪点章节。安排很好莱坞、很美国。虽然明天继续竞争,今天在这个节点大家在一起彼此抚慰一下。美国一直就是这样过来的,有分歧、有斗争,而且从来都是激烈的,它的问题也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但不会分裂,这是它的底色与基因。

       特朗普如果没有国会事件,四年后代表共和党再次出山可能性毋庸置疑。现在可能性则转到彭斯概率比较大,因为他最近一个月表现十分得体,除非他本人不愿意参选。 两党都会利用国会事件调查过程,让四年后特朗普不能再次参选,但是否让特朗普成立新政党,民主党显然乐见其成,但共和党则一定不愿意,虽然这种说法首次出现来自共和党参议员口中。

        国会事件依然会高高地举起,最后在处理上慢慢地放下,虽然现在离举的最高点还有一段距离,因为这是一件宏观上是非明确的事件,但中观和微观即涉及的社会层面和个人则非常复杂,根本不可能太严厉处理。如同911后美国国会做了一个两米厚防微杜渐式独立调查报告(这回也会有),最后很多事情只能不了了之。已知参与者达到400多人,可能被起诉目前也只有135人就是一个例证。

       特朗普由于不是职业政客出身,如同之前施瓦辛格和布隆伯格一样,注定下台后就业绩而言一定是毁誉参半。目前看对特朗普评价好坏参半都比较难。关于非职业政客在政坛的出现,有很多角度解读,但我比较喜欢一个角度是,美国总是在它一个特定时期出现一个回头看是一个恰当人选,符合那时候最大的美国需求,而不是所有的美国需求。所以美国所有总统,几十届了,公认所谓的好总统,没几个,但美国进步并没有一天停止过。

       这几天谈论拜登与特朗普有多少条不同很多,但是参议院第一天开听证会后任国务卿和财政部长讲话恐怕印象则比特朗普走得还远。拜登疫苗计划,也将引用国防生产法,而第一个引用的就是特朗普,欧洲抗议美国疫苗问题上利己行为,拜登能放弃这一问题上美国优先吗?特朗普可能政治上消失,特朗普主义在美国不可能消失。特朗普在大选问题处理没有过自私这一关,表现出人性缺陷的一面,但除此之外其他方面,是大公无私的。否则不可能有七千多万支持者。

        其实正能量感人故事,今天依然还有,比如前一周全美橄榄球比赛开场邀请了在前期在一次恐怖袭击中六位英勇表现警员出场助威。虽然这次国会袭击事件中警员的表现是五花八门,而出现的九种阴谋论其中涉及警察就有三种之多。

       贝索斯前妻巨额捐款、马斯克这样科技奇才等等这样好人或好故事依然没有减少,而是坏事数量比之前多得多,覆盖了社会画面大部分。一般市况不好,社会不是没有正能量事情,而是反而流行比丑。国家之间关系也是如此。中美媒体每天对对方都没有正能量的报道,都是负面报道。其实就是比丑。其实负面东西都是一样的,而是看正能量的人和事是怎样的,如果还能经常看到充满人性光辉的故事,那么这个社会有再多负面东西都是阶段性的。

      很对人说骆家辉陪同拜登到姚记炒肝就餐时代是中美的蜜月期,似乎表面看起来是这样,那时开放了对于普通中国公民十年签证,本人第二次和第三次访美就是其的受益者。一本护照邮寄到广州不到一周就返回了。但是真正中美蜜月期,是中美互派谢启美和李洁明情报官公开常驻对方,直到对越反击战达到高潮,期间还有中美合作在西北设置监听站。这一切当时美国媒体都有持续报道,中国普通人能够知道这些信息,是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爱戴贝雷帽谢启美还多次返美任职,而作为传教士儿子出生在中国大连的李洁明,在出任了敏感时期住中国大使后,离任后就没有得到过再次进入中国的签证。

       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活久见阶段,根据历史经验和周期,应该以十年为单位计量,按照中国目前平均年龄77岁这一指标来看,四十岁以下的人,能够看到终局。但是不管怎样,在“活在当下”开始流行人们而言,其实意味着无所谓了。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