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三)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三)

就在冠状病毒在美国范围内肆虐的时候,美国人2020年又创办了数百万家小型企业。根据“经济创新”对人口普查数据的分析,2020年有近450万宗商业申请,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数字,比前一年增加了24% 与此同时特斯拉的马斯克成为新的美国首富,说明美国科技致富这条路,依然延续近三十年以来始于乔布斯们“造富模式”趋势是畅通无阻的。

 

在拜登就职典礼上朗诵诗歌的22岁黑人女青年,后来又在超级碗全美橄榄球赛前做着同样事情, 38岁的赵婷近日在金球奖上获得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她们被关注更多是种族和性别,但呈现的年龄和代际替换绝少有人提及,我们把她们这一组放大到更大范围比如美国的体育、音乐和电影去观察,新人辈出、偶像有序替换,仍然延续着过往传统和秩序,表明身体天赋、感知天赋成材之路仍然可以穿透财富、阶层和种族达到理想高峰。

 

贝索斯前妻麦肯齐女士在去年捐款41亿美元,成为全美和全球第一人。美国穷人银行仍然在疫情之下失业率上升情况下,我们可以在电视上轻而易举看到,在全美各地有序地给开着车来领取人们发放非现金食物和水果等用品。教堂也在正常地给无家可归者提供者饭菜和临时住处。这一切说明美国慈善系统并没有出现弱化的迹象。

 

那么美国财富问题出在哪地方或者环节,让人们失去财富升级的希望,产生了愤怒,让特朗普主义大行其道。个人观察,最严重环节是草根上升到中产这个环节最早出现了问题,也就是说近三十年,产业工人既面临着失业危险,也遭遇了工资水平停滞不前的困境。那种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电影和电视中,一代产业工人开着汽车和住着公寓幸福生活的镜头,与中产阶级财富不相上下画面成为了历史。2008年以后,这种遭遇开始在部分中产阶层蔓延,即不但中产上升到富人阶层的路慢慢被堵死,并且有可能连现在收入也保不住。由此这样草根阶层与部分中产阶层的收入问题汇成了现在对贫富差距问题不满主体。

 

如果仅仅是草根阶层,没有后来部分中产阶层加入,特朗普仍然还是如同之前十几年一样,在共和党初选时就落败,根本得不到获胜选票数。由于部分中产加入,那么话语权就增大了很多,也因此大家发现,这些年美国人讲话方式,与以往几十年以来形象不同,其实这样讲话方式美国人一直存在,而是没有机会在大庭广众下有表达机会而已。

 

那么这种现象的出现,在美国并没有争议,而是解决之道则是充满着争议和党派之分。共和党首先从意识形态上,找到了替罪羊就是全球化,因此就有了美国优先和美国第一主张,让产业回归美国是从2016年就开始了。民主党内部相对分为两派,但是都是对民主党原教旨公平性,不同程度追求。桑德斯和沃伦属于“杀富济贫”派,而拜登由于是职业老政客,他公平逻辑是提高最低工资。目的是缩短产业工人与中产之间收入的距离,即我们所说草根与中产之路用这样方式再打通。

 

桑德斯关于每人每年发一万美元逻辑看似疯狂,但是如果我们加上即将进入AI时代就业前景看,从某种角度也是可以理解的。美国贫富差距问题,当然由于系列之前原因造成的,但是面临新的时代与经济背景,比如疫情、AI时代,反全球化后产业回归美国,产业是否是劳动密集型的,还是都是机器人型,仅仅满足少量就业等等问题。所以解决贫富差距短期出来方案,进取型比较难,以清算过去的方案可能性为大,因为这些选举政治不得不面对问题。比如我们之后还要专门讨论,在声讨全球化后,可能会被清算金融化问题。

 

美国抖音之前纷纷扰扰了一段时间。但是其中有一个统计引起我的注意,美国抖音娱乐者平均年龄只有22岁,这一平均数在全世界都是比较低,所以我也理解了这次美国贫富差距没有年轻人出来参与辩论和奔走相告,都是中年人,从另一角度也可以证明,比如国会闹事参与者年龄结构也是如此,但是反抗越战不是这样,而是年轻人冲在社会最前面。所以说贫富差距问题是美国的中年危机问题。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