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七)

博弈贫富差距解决方案(七)

关于去全球化(或说逆全球化)的思潮是始于英国2016年提出脱欧,还是特朗普2017年上台后提出的美国再次伟大,多有争论,但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导致之后,诸多去全球化的事件出现,则是没有太大争议。而去全球化越来越是,各国保守力量回应本国贫富差距的问题一个替罪羊。

其实全球关注去全球化之前,发生在20119月占领华尔街运动,反而这几年被忽略了,因为从最开始关心贫富差距焦点的华尔街,被成功地转移到了全球化,因为全球化属于外部敌人,而华尔街归属内部敌人,搞去全球化政客容易得到内部广泛支持,而去华尔街化、去金融化或称去过度金融化,容易造成内部强大阻力。可是我认为贫富差距最终方案必定最后会走到去金融化这一步,或者说不走到这一步,贫富差距问题会继续博弈下去。

 

经济金融化始于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的美国,它是现代贫富差距问题的始点,标志性的不是是否有股市,而是金融衍生品和创业投资的兴起,到了1997年迈农·斯科尔斯和罗伯特·默顿两位金融期权定价理论创立者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达到了理论背书和市场大兴旺双顶峰。与此同时美国制造业送去全球化,社会金融化变成了钱生钱的游戏。华尔街创造了一个制造业全球化,金融(资本市场)通胀代替商品通胀新经济现象,彻底让美联储货币政策为我所用。但是人性自私自利情况最终不能逾越,或者说没有任何改进。那么到了2008年次贷危机就是这种模式第一次崩盘,由于所有美国政府财政和金融系统的人都是华尔街出来的人,保护华尔街和华尔街全球化模式就是一个自然选择,可是超级救援之后,人们发现纳税的人钱,让华尔街度过了难关,并且这些金融巨子们,不但没有人为之前的错误当啷入狱,而是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巨额注资后,反而个人财富增长更加迅猛,所以必然2011年出现了占领华尔街的运动。此次疫情经济救援,至少在特朗普方案推出后,华尔街人的财富再次激增又重复了2008年后的故事。

 

两位因为期权定价理论获得诺奖者,他们理论在他们任职长期资本基金中没有得到很好验证,反而在1998年这家对冲基金如果不是美联储及时介入,这家千亿美元基金将引发美国金融危机。回头看其实这是2008年次贷危机预演,也是1998年到2008年金融衍生品最后疯狂的十年。

 

20119月占领华尔街失败,应该归因于中产阶级未参与其中有关,如果这件事发生2016年恐怕不会这么简单结束,因为特朗普上台的民意背景就是草根和部分中产合力结果。这次最低工资没有通过有很多原因(之前也分析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仅仅草根推动,没有中产的参与在美国是很难实现的,这是美国人口结构(财富资产结构)决定的。其他国家也许是另外一种情况。当然我们所谈到中产并非全部,而是一定数量(比例),就会直接影响政策或法律出台。就像2016年特朗普上台是选举人票赢了,但是总票数是输了道理是一样的。

 

那么去全球化是否之后马上开始去金融化,这种可能性目前并不大。首先去全球化目前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就是美国正在策划所谓区别对待(针对不同国家)去全球化,到真正实施还需要一段时间,简单地去全球化作为借口或替罪羊,还没有失效,继续可以转移国内华尔街带来的贫富差距的矛盾。当然我们不能忽视,今年华尔街出现所谓“散户起义”的事件,它可以作为一种民意另类的发泄或者是未来系列事件前兆。其次、就美国国内这次博弈经济救援之后,就会转到超级富豪税方案博弈(两党),以及相对阻力(社会)比较小的科技巨头拆分垄断博弈中,因此短期华尔街不会成为焦点。当然华尔街和超级富豪们也不会坐以待毙,之后我们还会讨论他们在这次贫富差距中所作所为(即自我探索)。第三、个人判断和观点,美国此次社会调整期可以比照越战时期,需要至少十二年时间,目前刚刚过了特朗普四年,我也不认为拜登是终结者,但是我认为去金融化(过度金融化),不但是解决贫富差距方案最终结果,也是此轮美国内部调整终结点。因此这期间美国对外战略,则是采取防守为主,佯攻为辅的策略,重点在美国内部再造。

 

美国现在很多战略战术,其实受到美国体育文化影响非常大,之前我们关注他们运动本身技巧部分比较多(或实力方面),但是体育文化中战术部分则几乎没有涉及,但是只要你看看美国报纸,体育版面战术分析,技术解盘实际上已经有了几十年传统,恰恰现在执政者都是成长在这个几十年中。“防守是最好的进攻”-请不要忘了这个球类竞赛的战术理念。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