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寅 > 维护民间投资积极性又到了一个新的敏感阶段

维护民间投资积极性又到了一个新的敏感阶段

搬去医疗、教育和住房被誉的,影响居民消费的三座大山的政策轮次性地展开。

由于医疗体制本身的原因,在改革医疗方面的时候,不会触动民间投资的积极性,而医疗改革,在医院和药品两方面从力度上,显然药品改革大大超过医院。而民营药品企业占总体市场份额大大低于国有,与外资大体相当。所以这些年超大力度药品(采购)改革,从整体上对民间投资影响可忽略不计。

正在展开的从治理学区房起步,到校外培训机构全体性的劝退,那么相比药品改革将涉及到民间投资就广泛地多。因为校外培训机构基本以民间投资为主,学区房则涉及个人投资。

住房方面治理政策也正在进入新一轮的改革尝试,这次涉及的房企将是前所未有的,影响也是深刻甚至是巨大的。因为房地产不论是市场和企业的规模,比医疗和教育都大得多。而且民间投资所占份额也是大大超过国有的。

接下来一些行业也会进行治理,比如涉及青少年的游戏、以及各类不雅格调不高的视频等等。包括互联网的反垄断方面等等。

从国家角度宏观方面这是一个全面质素升级的过程,政策不断地出台是完全可以预期的。但是考虑中国经济结构的特殊性,民间投资有所担心,也是不可回避的经常出现的周期性问题,因此管理层在政策出台前后各个阶段应与企业、市场做政策上的沟通、交流、讨论。减少社会猜疑、降低政策落地成本、让市场有序地接受政策主张和目标。

政策目标是需要达到的,但是不应采取不惜一切代价方式得到,事前、事中和事后评估是一个科学理性态度。政策的精准来自事先的评估、政策最大效果是来自社会共识,共同努力的结果。

另外还有很多问题,管理层与社会一样,处于共同面对挑战,比如医疗改革每次更多是在药品方面,而医院本身改革,显然是大大的小于药品方面。如果总是回避医院的改革,还是一轮又一轮药品方面改革,那么看病难看病贵这座大山真的能搬走吗?

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无可厚非,但是培训机构化有可能变成个人化的行为,而屡禁不止,并且管理成本非常高。所以改革不从本质性上教育系统(即升学体制上)内部进行体制上改革,那么教育上“加餐”的需求,就会使得校外培训屡禁不止。

房地产供给体制如果不进行彻底改革,仅仅采取限制措施,那么就会变成一个越来越难办的局面,房价麻烦就会挥之不去。

改革是需要在存量上博弈、但是到了中国这样经济规模(行业规模也如此),改革在存量是应该坚定些、突破利益团体阻碍,否则任何改革都不会进行。但是为了减少社会成本付出太高,在经济存量方面改革同时,一定要同时采取扩大社会新的经济增量。这样才能平稳的过度,尤其避免误伤民间投资热情。否则会变成另一种垄断,并且可能出现的GDP增长的同时,创造则集中化,而就业更加困难,贫富差距,会越来越大。目前存在着出现类似2018年上半年困扰民间投资一些问题的迹象,希望不要在年底时候,恢复民间投资热情又是一个不得不做的事情。

 

2018年和2021年民间投资占比的趋势再现

                            基础数据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



推荐 11